當社會出現一群以政治立場凌駕法律的人士,一些主審政治敏感案件的法官,無論如何秉公辦理,終會備受抨擊,甚至威嚇。這種歪風正在加劇,甚至令法官成為網絡欺凌的對象。

  多年來部分激進政治組織衝擊法律底線的案件,被告定罪後,往往有支持者在法庭外拉起橫額,批評案件是政治檢控,針對的是律政司,而不是法官。但是,近年這類衝擊法治的街頭運動案件,支持被告的一方,直接把矛頭指向法官。在佔領行動期間,示威者把警員抹黑為「黑警」,削弱執法威信;到佔運之後的法庭判案,開始有人辱罵法官是「狗官」,進一步挑戰司法權威。

  網絡公審搖撼法治

  最近高等法院女法官彭寶琴審理前年春節旺角暴動案,裁定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暴動罪成,梁天琦被判囚六年,是參與旺角暴動者判刑第二重的被告,僅次於同案被判七年的盧建民,當日庭外已有「黃絲」人士表示不滿,而部分社交網站更充滿惡毒抨擊她的貼文和回應。

  這些貼文內容,有的用粗言辱罵她,有的翻出她的已故丈夫是警隊中人,從而質疑這位「警嫂」的公正,還有人甚至咒罵她剋死丈夫,提前有報應,更有很多子虛烏有的所謂「起底」、調侃和指控。

  對於一些連旺角暴動都可以接受、而且認為是正義行動的網民,對審案法官施行這類網絡暴力,可能只覺是「義憤填膺」的氣話,不當怎麼一回事。實際上,這種充滿偏激意識形態的「網絡公審」,才是搖撼本港法治公正的不義行為。

  嚴懲惡意藐視法庭

  本港的法律制度,為維護法庭審案公正,有非常嚴格的規限。傳媒報道審理中的案件,不能加油添醬,不能加上主觀評斷和推理,不能增加法庭證供以外的事實,更不能無中生有,目的是避免道聽塗說和煽情堆砌成輿論公審,向法官施加壓力。案件審結後,公眾可以就應否定罪和判刑輕重,以事論事地評論,但是不能肆意謾罵和惡言侮辱法官。不守這些規則者,可以被控藐視法庭。

  這些規定的目的,是確保法官審案時不必受到「民情」施壓,不會因證供以外的報道先入為主,亦無後顧之憂。法庭所頒命令和判決,各方必須遵守和執行。由形式到實務,都維持法庭權威,法治才得以彰顯。

  本港去年有人上庭刀劈法官桌叫「斬死你」,此後高等法院全面加強保安,那件事沒有政治動機。令人擔心的是,當網絡「圍攻」法官的歪風滋長,可以導致部分激進人士將語言威嚇升級,作出傷害法官的行動。事實上,外國一些極端組織曾以法官為襲擊對象,造成傷亡。當局必須及早嚴懲法辦,遏止這種破壞法治的言行,否則香港的司法權威和法治基礎將會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