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著名猶太裔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上世紀二十年代旅遊亞洲寫下的日記,最近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出版,內容披露了他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與偏見,不但形容中國人「骯髒、愚鈍」,還描述中國人雖勤勞但更像個機械人。

  英國《衛報》周二報道,愛因斯坦在一九二二年十月至一九二三年三月,與妻子遊歷亞洲多國,在日記中寫下他對旅行、科學、哲學和藝術的觀感。愛因斯坦雖被譽為人道主義者,曾聲稱種族主義是白種人的弊病,但他在日記中的描述,卻對中國人抱持種族歧視。

  他在一九二二年的日記中寫下對中國人的觀察,形容中國人「勤勞、骯髒、愚鈍」,以及「中國人吃東西時不坐在椅上,而是像歐洲人去樹林如廁時般蹲下」。他並認為,「中國人安靜且拘謹,而中國孩童都愚鈍無神」。

  愛因斯坦描述中國人強調百子千孫,繁衍眾多人口,他說:「如果這些中國人取代了所有其他種族,那真是遺憾。對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就連那樣想一想都是無可言喻的悲傷。」。

  愛因斯坦的另一篇日記,相信是他與妻子旅遊亞洲、西班牙和巴勒斯坦時寫給在柏林的繼女,描述中國人即使像馬一樣勞動,也沒有表現出痛苦的樣子,一個像群畜般的奇異民族,更像機械人而不像常人。」他並說:「我發覺中國男人和女人的外表分別不大,不明中國女人有何吸引力令男人趨之若鶩,繁衍百子千孫。」

  資深編輯、加州理工學院《愛因斯坦文獻計畫》副主任羅森克蘭茨,負責編輯及翻譯《愛因斯坦旅遊日記》,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最近出版。他說:「我相信愛因斯坦日記中很多評論,會使人感到十分不悅,尤其是他關於中國人的說法。」

  羅森克蘭茨說:「這些內容與愛因斯坦的偉大人道主義者公眾形象,出現一些反差,我相信人們閱讀後,再對比他的公開言論,會感到相當驚訝。」另外,愛因斯坦也在日記中形容斯里蘭卡(前稱錫蘭)首都科倫坡的人,生活環境非常骯髒,人們不大工作。但他對日本人的看法較正面,指他們樸素及有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