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過去十年香港的藝術市場有多火不難,只要看看近年開設的畫廊數目,可窺一二,不過香港畫廊市場是否真的遍地黃金?

  香港近年畫廊愈開愈多,有頂級過江龍來港大展拳腳,例如白立方,也有本地資深藝術行家投入,而且熱潮似未減退,中環H Queen's落成又再推了一把,吸引了紐約著名畫廊卓納在此落戶。目前香港畫廊協會的會員有差不多六十家,還有一些未加入或以網上經營模式為主的,相比十年前數目增加了好幾倍。香港經營成本如此高昂,尤其是中上環一帶,光是租金就天文數字。根據新任香港畫廊協會聯合主席、畫廊「紅門」(Puerta Roja)主人Adriana Alvarez-Nichol表示,經營畫廊其實一點都不容易:「香港租金高昂,對畫廊來說是很大的負擔,有些為了高人流選擇留在中環,有些則搬到像黃竹坑這些較遠的地方另闢天地,各有利弊,關鍵在於不同畫廊的策略。我自己的畫廊在西營盤的西浦,租金比較便宜但又離開中環核心地帶不遠,適合現階段的業務發展。」

  「事實上香港畫廊市場競爭非常激烈,純粹依靠本地買家是不足以維持的,一些畫廊撐不下去已經結束了。香港的畫廊要生存,營運的方式必須更加專業,與收藏家建立互信,推出有嶄新概念的有趣內容,才可以吸引買家。」八年前從銀行家和收藏家搖身一變為畫廊主人的Adriana選擇香港為基地,拓展亞洲業務,「紅門」是本地較少主攻拉丁美洲藝術的畫廊。面對競爭,Adriana的策略之一是主動與著名畫廊合作。目前在「紅門」展出的歐普及動態藝術群展《Movement》,是與巴黎著名的丹尼斯.勒內畫廊(Galerie Denise Rene)的合作項目:「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百廢待興,勒內女士在巴黎的畫廊舉行了一場劃時代的展覽,展出多位歐普與動態藝術家的作品,是這個現代藝術運動發展的里程碑。通過這次合作,我們把幾位大師,包括已經九十四高齡的大師卡洛斯.克魯茲-迭斯(Carlos Cruz-Diez),與新進藝術家同場展出,讓更多亞洲觀眾認識這個藝術風格的作品。」

  所謂動態藝術(或譯作機動藝術)大約始於1920年代,當時一批前衞藝術家在作品中融入機動裝置或以顏色光線營造出動感,一方面回應十九至二十世紀科學發展,一方面表達時間的流動,同時探討視角的可能性,利用光學錯覺和幾何圖案,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效果。卡洛斯.克魯茲——迭斯是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作品以顏色為主,在他手中顏色不是創作的工具而是作品本身,他以非常科學的方式去解讀顏色的元素,作品從不同的角度觀看會呈現不同的顏色、形狀和光度,有了觀眾的參與作品才算「完成」,所以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過程。卡洛斯.克魯茲-迭斯在全球有不少大型公共藝術作品,例如把「斑馬線」和機場大堂多面牆變成多種顏色,Adriana形容這是「把藝術民主化」,她說:「觀眾不需要對藝術有了解也可以欣賞藝術品,而且直接參與,變成藝術的一部分,對我來說這是真正把藝術民主化。」

  在香港比較專業介紹拉丁藝術的畫廊不多,「紅門」的定位清晰,展覽作品的水平不俗。今次聯展除了幾位大師,還包括七十後的年輕藝術家,這是「紅門」的發展方向之一,把大師級和新進藝術家結合,積極向香港以外的亞洲市場,介紹拉丁美洲藝術,像印尼、韓國等地,據說當地收藏家反應相當正面。

  在一個健全的藝術市場裏,一手和二手市場同樣重要,特別是當代藝術。近年中國藝術市場以拍賣二手市場牽頭火速發展,其實是比較特殊的,在歐美市場,畫廊在發掘新進藝術家、栽培收藏家群體方面擔任比較吃重的角色。以目前香港的情況,漏夜趕科場的似乎還是不少。隨着具有實力的畫廊進駐,畫廊會愈來愈受到重視,作為藝術愛好者,我們也樂見其成。當中固然良莠不齊,不過在商業市場的運作原則下,汰弱留強是必然的走勢,就看各畫廊能否提高專業水平,成為留下來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