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上周到台北,一踏出桃園國際機場禁區,就注意到《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宣傳海報,後來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匆忙地看了其中一個與香港有關環節的內容,不禁想起著名紀錄片導演楊紫燁,曾提到香港對紀錄片重視的程度不及台灣,看來事實果然如此。

  上月有機會與2007年憑着一部描寫中國愛滋村的紀錄片《潁州的孩子》獲得第七十九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獎的華裔導演楊紫燁見面,談及在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和金像獎舉行期間,她給香港特首的一封公開信,希望政府能更加關注本地紀錄片的發展,特別是對年輕紀錄片導演的支持。除了分析紀錄片的發展概況,楊導演並提出具體建議,包括將紀錄片納入「電影發展基金」範圍、《香港電影金像獎》增設紀錄片獎,以及設立恆常而固定的紀錄片播放場地等。

  楊導演認為近年香港紀錄片發展其實不俗,有不少有熱情、有實力的年輕人加入,也得到一些慈善機構和商界的支持,但礙於資源有限,紀錄片的發展依然差強人意。楊導演指出紀錄片不是商業電影,需要政府支持才可以培育創作人才和觀眾,而最直接的支持是資金和放映場地。目前,「電影發展基金」規定申請作品的預算不少於兩千五百萬港元、片長起碼八十分鐘,基本上已經將紀錄片排除在外;紀錄片並不是商業作品,很難在一般院線上映,固定放映場地可以大大推動紀錄片的發展和培育觀眾,此外,《香港電影金像獎》也應考慮增設紀錄片獎項。

  台灣政府直接資助紀錄片的數字和全面政策不得而知,不過針對以上幾項建議,不妨看看台灣的情況。當地每年有大約十部以上的紀錄片在院線上映;在2010年,政府在新北市開設全台第一家紀錄片放映院──「府中15」,屬於電影院規格。大家熟悉的《金馬獎》從1962年第一屆開始就頒發紀錄片獎項,早期可能是出於政治任務,但後期確是發展到百花齊放,不同主題的作品都得到表揚。2013年第五十屆《金馬獎》得獎作品《看見台灣》全片在空中拍攝,讓人看到台灣美麗的一面,也讓人反思環境破壞的嚴重,作品公開放映票房達二億多元新台幣,打破紀錄,在海外也受到關注,可惜導演齊柏林在籌拍續集時不幸墜機身亡,令人惋惜不已。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於1998年成立,今年踏入二十周年,是亞洲區主要紀錄片影展之一,由文化部及多個官方組織主辦,發展至今已相當成熟,本屆內容有亞洲、國際和台灣競賽部分、當代精選、焦點單元和導演、回顧台灣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實驗電影,以及在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行的《不只是歷史文件: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等等。整個電影節在台北約十個地點舉行,並延伸至書店、劇場、座談會等。當然香港也有紀錄片影展,由多位資深教育和電影界人士組成的非牟利機構「采風」默默耕耘多年,從2008年開始舉辦《華語紀錄片節》,今年已經第十一屆,將於10月舉行,剛在本周截止報名。相比台灣,規模當然有所不及,但無損影展的意義。至於《香港電影金像獎》增設獎項一事,楊紫燁表示有信心在短期實現。

  沒有具體數字和深入分析,這些比較也許流於空泛,但是不難看出香港作為亞洲電影最成熟的市場之一,在推動紀錄片發展方面不足之處。筆者非常同意楊導演對培育觀眾的看法。香港觀眾對紀錄片的印象可能依然停留在香港電台式的節目,比較老套乏味,事實上紀錄片題材相當廣泛,拍攝手法和水平與電影相若,如果有更多機會讓市民接觸,自然可以培育出觀眾興趣,帶動看紀錄片的風氣,紀錄片的社會影響力自會提高。香港「土地問題」已經是全民憂患,要政府撥地建造一家紀錄片影院幾乎不可能,但實際上社會還有不少資源可以共用,政府可能考慮與機構合作,定期租用場地播放紀錄片,以及在每年的香港影視娛樂博覽會中,加強紀錄片的元素等。

  據說特首已經回覆楊導演,並囑咐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跟進,顯然政府依然覺得推廣紀錄片是「商務及經濟」的任務,我們還是期待早日有好消息。筆者對紀錄片認識不多,只希望借本欄為默默耕耘的紀錄片工作者出一分力,打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