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衍生了版畫工藝,所謂版畫就是通過印刷技巧產生的視覺藝術,種類可分為凸版畫、凹版畫、平版畫和孔版畫等,而版畫歷史更可追溯至公元前868年。香港版畫工作室正舉行《New to Print版畫雙年展》,別以為是懷舊歷史展示,反而是探新,展現一批本地版畫新人的藝術作品,探討版畫更多的可能性。

  香港版畫工作室以往針對學界舉行過《少年印象》、《新一代》等版畫展覽,有感畢業後才接觸版畫的新人未能參與,銳意擴大範疇至公眾層面,於是舉辦首屆《New to Print版畫雙年展》,並設立三個獎項,其中一個是公開獎項,評審標準是按新人的創作潛力、作品理念、技巧和視覺形式等範圍,「獎勵並非金錢或一張證書,而是在香港版畫工作室工作六個月,我們提供一個免費做版畫的地方,有技術支援、物料津貼,之後會舉辦展覽,實實在在幫助他們。」香港版畫工作室項目總監翁秀梅續指,有別於以往同時向海外徵集作品,今次只聚焦香港新人,因看到某些參加者於數個月前和今次提交的作品均有明顯進步,雖然撒種子收成需時,但這些例子都令人充滿期望。

  項目主任陳伊婷(Tinnie)進一步分享:「是次雙年展於一個月時間內徵集了大概一百件作品,涵蓋不同種類版畫,如凸版畫、凹版畫和絲印版畫等,質素不錯。」之後由評審嚴選出四十七幅作品,並正於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L1畫廊展出。Tinnie策展時巧妙地將其分為城市景觀、靜物和幻想三大類別,方便公眾觀賞。

  雙年展固然能給予新人發揮機會,同時也可視為互相交流和認識的平台,Tinnie本身也是版畫創作者,「我一直以為做版畫的人都是獨自地默默耕耘,之前公開宣傳活動後,有些舊同學也有參加,才知道原來香港有這麼多人做版畫,很驚喜!」

  環顧展覽,縱然作品風格各異,但每一幅均有獨特故事,Tinnie也談及是次展覽喜見一些高難度技巧作品,如凹版畫美柔汀(Mezzotint)技術,為版畫展帶來新氣象。其中她推介張梓祈的《在日出與日落之間》,以微弱的光線營造出時間慢慢流走的氛圍。這種美柔汀的技術創於十七世紀,有別於先刻圖像的方法,此技巧須先以搖刀𠝹滿銅版表面,然後再做圖像,由於肉眼未必看清圖像,許多時要反覆修正多遍,是一門極花精神和時間的工藝,印出來的圖像會有一道道隱痕,可營造出暗淡的光線效果。翁秀梅補充:「簡單來說,美柔汀是屬於大學三年級以上的高階課程,是一種很考耐力、專注力和細心的技巧,難度很高。如果是木刻,由雕版到印好,保證六小時內可以完成,但美柔汀我難以估計。」

  張梓祈坦言美柔汀技術的確很累,每日搖刀兩、三個小時,換左右手搖,做版花了半個月時間,「我選這方法因想作品產生微微弱弱的光線,而它可做到漸變和光暗效果,並能營造出一種百無聊賴的氛圍,就像時間慢慢的流走,我們卻不發覺的狀態。」起題為《在日出與日落之間》,但畫卻沒有太陽,沒有風景。「我想磨滅一個符號,例如日出和日落,會令人聯想太陽,我想打斷這明顯的聯繫,觀眾不會一開始便明白,要慢慢去感受空間,延續時間去思考,去聯想日出和日落。」

  與Tinnie和翁秀梅看展時,她們特別分享了數幅運用水印木刻技巧的凸版畫,主要採用水彩顏料,而這種技術亦是浮世繪的印刷技術之一。「我見到近年多了朋友做水印木刻,印出來的圖像更細緻,有些人更特地去日本學習。」陳佩詩(Betfy)的《太陽蛋出來了》便是一例,兩座山前有一片多士,多士還要有烘烤的效果!「我今個學期第一次接觸水印木刻,找資料時,看到日本有位版畫家彥坂有紀,她印出來的麵包很逼真,因此令到我也想試做麵包,用這技巧做出多士的烘烤質感。」結果當然如大家所見成功了!「如果是一般用油性顏料,做出來較粗糙,今次用水彩顏料,比較柔和,暈染出來的漸變效果較多變化。」而多士上的蛋黃甚至變身山谷間慢慢升起的太陽,「希望帶來超現實和有趣的構圖,寓意美好的一天。」

  翁秀梅慨歎指:「很多時,香港人看不到香港版畫的風格,要由外國人說給我們知。」她回憶兩至三年前曾帶香港版畫作品參與美國三藩市一個版畫Conference,有一位著名版畫出版商分享香港的作品有很豐富國際經驗,「他還說版畫技巧和故事很西方,但精神和概念的精髓是東方的。無論你多洋化,根不會滅掉。有很多人不斷評論香港藝術,卻忘記了這些優點。」5月5日(六)及6日(日)將舉辦水印木刻工作坊,好讓公眾親身體驗箇中的樂趣和意義。

文:Nancy 圖:陳鐵剛、褚樂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