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以人肉路障阻截超速車輛,導致市民受傷一事。非建制派議員涂謹申就事件於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大鬧兼爆料,指警方事後向被截停的車主發出「擬檢控通知書」。事件曝光後,即掀起震盪。

  來者不善有因由

  涂謹申一直參與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又做過監警會,對警政相對熟悉,今次公開爆大鑊,有點來者不善,出招有因有由。事源警方於今年二月在粉嶺公路為追截一輛涉嫌違反交通規例的七人車時,疑以市民車輛作「人肉路障」,指示公路上部分車輛慢車及停車,最終導致五車相撞,不但車輛損毀,更造成兩死六傷。事後外界對於警方的做法甚有意見。

  在涂謹申爆料前,警隊回應相對強硬,一致不對外解釋截車攔路的準則。曾經有口痕友與警隊高層辯論,問市民是否可以或在甚麼情況下認為警方要求無理,不理會停車指示。警隊高層聽完後黑面,直指市民必須聽從指示。

  研判要用同理心

  口痕友追問,此舉豈非要搵市民命仔「較飛」?警隊高層反駁,市民協助警方維持治安是合理做法,口痕友於是連番反問,如有歹徒持槍殺人,與警員駁火,警方要求市民頂着門勿讓壞人逃去,市民又是否要冒着遭槍擊危險,遵從指示頂着門,否則即屬違法?在此情況下,警員又應否作出這種指示?警隊高層這時嗤之以鼻,認為不能相提並論,仲詰問如果架車有違法人士,是否應該任他逃去。

  先不論警隊高層和口痕友誰是誰非,用同理心去睇這番舌戰,可見外界非常關注事件,警隊態度則較為強硬。今次涂謹申食住這個浪而出招,有建制派議員都想以執法需要為警隊護航,但由於警隊犯了技術錯誤,向涉事車主發出「擬檢控通知書」,在議事堂上兵敗如山倒。實際上,「擬檢控通知書」有漏招之嫌,而就算沒有這次失手,從公眾情緒預測,「人肉路障」風波始終會引起社會反彈。

  涉民生後果不利

  「人肉路障」造成的負面效應之一,是事後有交通警員因為沒有穿着反光衣被撞殉職,不久後警方加強檢控不小心駕駛的司機。網絡隨即流傳因為有交通警被撞死,於是警隊嚴打司機作為報復。對於這些傳言,聽過警隊高層解釋,嚴打起因是從數字上反映,司機因看手機導致交通意外急增,與交通警被撞無關。警方在發布加強執法的記者會上都有交代原因。然而,網絡上繼續傳得繪形繪聲,甚至講到在司機位上發呆都有可能被檢控。

  按照警方說法,嚴打不小心駕駛是為公眾福祉,出發點合情合理,網絡上流傳很多對警隊不利版本,固然有網絡文化因素,「人肉路障」餘波或多或少引起駕車者對交通執法的不滿,或者都有點關係。警隊執法有不同情景,舉凡有關司機的都是敏感位,皆因駕車人士眾多,變相成為民生政策,稍為出事就會引起漣漪效應,後果十分不利。涂謹申今次覷準痛點,大力鋤下去,警方傷完仲無得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