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地區,自古以來已是東、西文化重要橋梁,去年11月,世上首家法國境外的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在阿布扎比(Abu Dhabi)開幕後,這個「文化大使」的角色便變得更加精采,東方世界與歐洲頂級藝術品,交織出跨民族的美學,呈現出一個大同藝術世界。

  曾幾何時,世界本是一家,只是不知從哪時開始,陸地開始割裂,人類開始說起不同語言及信奉不同宗教,由此引發的紛爭也是沒完沒了。回溯歷史,若以藝術為例子,過去數千年來,世界不同民族呈現的和而不同例子,可謂多如星數,只是過往極少人將它們一一歸納,直至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出現。

  中東地方缺乏水源,偏偏阿布扎比卻擁有二百多個天然島嶼,阿布扎比羅浮宮,便是建在將會致力發展成為中東地區最大的文化中心的薩迪亞特島(Saadiyat Island)上面,朝向大海,遠看猶如一座水上宮殿,極為壯觀。

  當你走進宮內,便會立時感到猶如置身光影森林,由曾獲普立茲克獎的法國建築大師Jean Nouvel設計的巨大金屬穹頂,特意鏤空大約八千個星形圖案,每當陽光灑進,點點光影反射至底下多座大小白色建築物的牆身,便如灑下星光雨般漂亮,這種夢幻感覺,足以媲美任何偉大藝術品!據了解,鏤空偷光正是中東建築的特色之一,除能營造美感,更有實際的照明用途,這種技巧更延伸至室內的多個展館,增添不少開揚感覺。

  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展品,暫時只有約六百件,半數由法國羅浮宮及凡爾賽宮等頂級展館借來,另一半則由館方收集。展品數目雖不算多,卻有不少世界級珍藏,包括梵高、達文西及莫奈等多位畫壇巨匠的作品,更令人期待是據說剛以破紀錄的4.5億美元(約35億港元)成功拍賣的達文西名畫《救世主》(《Salvator Mundi》)也將在該館展出,加上館內還有價值連城的公元前六千多年至近代的雕塑、陶瓷及金飾等展品,能夠在此逐一細看,自然是一件樂事。

  值得一提是該館的展示方式也挺特別,不以時代或國家區分,而是以宗教、文明、權力及貿易等主題分類,展現跨民族及跨地域的特色,讓人可細味由古至今種種驚人的不謀而合,好像在數千年前,不同地方的人都曾有以金面具覆蓋屍體的習慣;東、西方對傳說中的「龍」也有很多相似的描繪;至於馬匹,更是古今中外的王者權力象徵;還有透過館內同時展示的基督教、伊斯蘭教及佛教的代表聖物及聖像,便可印證各宗教間都有相似的信念含義。

  薩迪亞特島的文化藝術園區計畫(Saadiyat Cultural District),早在十多年前已告展開,預計最終將有八家藝術館及博物館在此落戶,除卻Louvre Abu Dhabi這「龍頭」藝術館外,陸續還有古根漢現代美術館(Guggenheim Abu Dhabi)、The Sheikh Zayed國家博物館,以及阿布扎比Preforming Arts Centre等等,整個項目預期最快會在2020年完成。

  事實上,島上早在2009年已迎來首位成員Manarat Al Saadiyat藝術館,該館定位為現代藝術展覽場所,設有三個展廳及數個迷你展館,供不同藝術展在此作短期展覽,可惜筆者造訪時適逢展廳維修,只開放了一個臨時展館,展出近十年阿聯酋國際攝影比賽的獲獎作品,不過展品也是非常精采!

  穿過Manarat Al Saadiyat藝術館,便可來到與其相連的Larte,最予人驚喜是這個同樣充滿現代藝術感的設施,卻不是一家藝術館,而是極具特色的餐廳。

  這家供應超水準意大利菜的餐廳,整體設計簡約時尚,一側以整幅落地玻璃作為牆壁,引入大量陽光,置身其中,感覺特別開揚,確有點身處南歐的感覺。

    更精采是在餐廳的四周便可找到不少玩味元素,包括在牆邊便有一尊紅色大猩猩雕像,天花則掛起數張吊椅,至於餐桌及椅子等同樣都經過精心挑選,處處盡顯格調。

  外觀一流,食物更是讓人驚喜,來自意大利的主廚,最擅長炮製薄餅及意大利粉,我們一行數人,便一口氣點來三款薄餅,包括屬素食的Margherita薄餅及牛肝菌芝士薄餅,還有意大利腸薄餅,全部即叫即烤,吃來餅底香脆,材料更極新鮮,特別是牛肝菌香氣十足,非常好吃。至於意大利粉則全由意大利入口,吃來煙韌有致,配以肥美大蜆及海鮮汁,轉瞬便給我們完全吃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