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早上八時半,他如常的推開那家開業僅四個月的咖啡店大門,但木無表情,心事重重似的,直至抬頭看到一位漂亮收銀員,他才精神抖擻起來。

  他逕自走到收銀員面前,叫了一杯美式咖啡,中杯,熱的,還當然不忘對她微笑。「請問先生是會員嗎?」她的嗓音甜甜的。「是的,會員號碼五四三二一。」她在電腦輸入一組數字後,賣力點頭,「李先生,盛惠二十五元。」他以電子卡付費。

  「你那麼漂亮,怎麼我不認得你呢?」他覺得無論怎樣都要找個話題跟她聊聊,她尷尬地笑了,笑起來樣子更美。「李先生,女朋友不來就跟其他女生搭訕,這樣好嗎?」他心情興奮極了,幻想自己每次踏進這家咖啡店,她都偷偷留意自己的俊臉、成熟氣質和入時衣飾。「抱歉每次都讓你呷醋了。」

  她像聽到了最可笑的話,大笑起來,他一時不懂反應,卻見她又搖搖頭,說:「抱歉讓你誤會了,今天是我第三天上班,跟李先生第一次見面。」他露出不解神情。既然沒見過我,怎麼知道我時常跟女友到訪?

  她彷佛知道他在想甚麼,連忙說:「根據會員記錄顯示和分析,你自敝店開業以來,差不多逢星期六就來一趟,差不多每次都是跟一位朋友來的,因為每次你大多叫了兩杯飲料,你喝的是今天也喝的美式咖啡,那位朋友點的是紅棗茶,根據資料分析,在敝店點紅棗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是女性,估計你的同伴也是女性,而且年齡約為三十二歲……這也是我們統計出來的紅棗茶顧客年齡中位數,跟李先生三十三歲的年齡很接近,加上差不多每星期都結伴前來,估計你們的關係非常親密,是情侶甚至夫妻的機會很大——這純粹是我的合理猜測,如果錯了,再次抱歉啊。」

  他張大嘴巴,目瞪口呆,覺得她很厲害,更加欣賞對方了。「全中!不不不,也不是全中,她是我的前女友,我們已分手了差不多一個月,現在是正在物色新對象的單身貴族……」眼睛緊盯着電腦屏幕的她,沒有待他說完,「噗」的一聲竊笑起來,這次笑聲更大了,店裏那三枱客人紛紛朝他們望去,害他漲紅了面。「我知道呀,你正在物色那位小姐,姓陳的對吧?你們來過這店兩次,怎麼了?沒有下文?」

  他又皺眉頭了。她續說:「是這樣的,根據最近兩次帳單記錄,除了美式咖啡,你還點了一杯中杯花茶,這非你前女友的口味,我估計你是為別人點的。這杯花茶可特別了,因為應客人要求,我們同時放進茉莉、玫瑰和薄荷茴香的茶包,即是說這位小姐把三款花茶放在一個杯子裏一起沖泡。如此獨特的飲法,我們在另一家分店都有一位這樣的客人,她姓陳……噢,我明白了……」他只懂得呆呆的站着,聽她繼續發表推理演說。「我明白了,陳小姐每次都跟一位朋友到那家分店,對方每次都……跟你一樣喝美式咖啡,但是凍飲的,很不是你的作風吧,我估計對方就是她的情人,因為這對飲料組合出現了四十八次——不,剛剛刷新第四十九次。他們的關係應該很不錯吧,李先生還是死心吧。」

  他臉更紅了,怪不得約她今天出來,她諸多推搪,再三追問時,她又支吾以對。既然她有一位穩定男友,當初根本就不應該答允與他單獨出來,更不應該對已明確向她展開追求攻勢的他,隱瞞已有男友之事,他年紀不輕了,可沒興趣當第三者,鬧着玩愛情遊戲。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的私事輕易被這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看穿,就連自己不知道的她都知道,有點難以言喻的不快感覺。他隱隱感受到大數據時代的可怖。

  然而,他對眼前這位可人兒仍然甚有好感,既然陳小姐路不通了,他何不轉移目標?但他還沒開口,聰明的收銀員已趕快婉轉回絕:「李先生,我對狗毛敏感,肯定接受不了養狗的男友。」

  她怎麼連我有養狗都知道!?

  「哈哈,李先生請不要緊張。是這樣的,你經常光顧的那家寵物店,是我們公司集團旗下眾多業務之一,我們已掌握了你和你的狗狗資料。不是自誇,我們公司的電腦分析系統,能夠整合所有顧客不同範疇的資料,還能在不同業務間互作配對,務求作出最專業到位的分析,讓顧客的錢用得其所,我們也能因而賺取最大的利潤。請放心,你所有資料只用作分析用途,一切保密。你的狗狗病瘉了嗎?牠上月進了我們公司的寵物醫院,動了手術,希望牠早日康復吧,對了,你應該也已經康復了吧……李先生,你要的美式咖啡來了,請取了才走啊……李先生!」(完)

  文:黃子翔,報館文化編輯,偶爾寫小說,愛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