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上立法會,披露去年本港罪案數字。今次警隊派「成績表」,數字相當亮麗,各類型罪案基本上都下跌,而且破案率表現理想,有此佳績,警隊高層應飲得杯落。不過,近日所見,一哥似乎仍要忙於就警司朱經緯入罪一事發聲。

  要處理警隊情緒

  退休警司朱經緯在旺角暴動時,因為揮動警棍擊中途人被檢控,最後案件罪成。事件衍生了警務人員對執勤使用武力的關注,因為從他們立場,執勤遇着暴力場面,一旦使用武力不當,隨時執法變犯法,有可能會入獄坐監。這種情緒隨着案件判決,開始湧現,一哥最近頻頻發聲,甚至提出要為警隊謀福利,明顯是回應內部的情緒。

  對於內部的情緒,有警隊中人坦言,若然一哥早些明確表態會否好一些,包括為朱經緯撰寫求情信。有人會問,在朱經緯呈交給法庭的文件,有歷任一哥的函件,而且法官的判詞,不見得這些函件有很大作用。警隊中人就覺得,眾一哥的函件內容有不同,前任一哥的函件求情態度比較明顯,現任一哥的函件就較資料性,傾向陳述當事人在警隊中的資歷。至於法官考慮求情信的程度多少,這是司法機構的考慮,各有各的立場。

  在位處境易尷尬

  有政圈中人坦言難說明如何撰寫求情信,離任者與在任者考慮很不同。雖然寫得求情信多數都是有江湖地位,或者在相關領域有影響力,必須顧及當事人與公眾感受間的平衡,但離任者再處理相關政策,敏感度大大降低。相反,在任者就要考慮言論影響,一有失閃幫倒忙之餘,還會「上身」。

  朱經緯案件作出裁決後餘波未了,有人因為對法官出言不遜隨時被追究,而警隊情緒同樣要關注。一哥的做法,是案件歸案件,對於辱警法或其他議案,寧願分開處理。這個做法好處是避免把太多事件混為一談,不足之處是內部會覺得回應不夠直接和即時。正因如此,就算警隊交出靚靚成績表,一哥似乎仍未曾有閒情慶功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