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Jaquet Droz來說,鐘表是一個舞台創作,訴說時間之餘,還有劇本主角。腕表活動表面會加入不同場景,伴隨時間運行。新一年精采作品最近來到香港演出。

  十八世紀的歐洲和中國王朝貴族,都喜愛活動玩偶時鐘,貪其可看時間,還有趣味機械,收藏價值極高。Jaquet Droz在這方面很有經驗,早於百多年前已受貴族追捧,可惜隨着腕表流行,大型玩偶時鐘一度消失在市場。在現代科技幫助下,這種複雜玩偶重現眼前,在直徑約40mm的表殼內,帶來非一般享受。玩偶腕表基本可以分為平面和立體兩種,平面是在表背或表面加入單一來回機械動作圖案,最佳例子是春宮表;立體玩偶則有一整套複雜三維機械動作,效果更有趣和真實。

  Jaquet Droz的三問表屬於後者,發布會中,請來廠方表匠細心解釋當中的秘密。筆者認為,活動玩偶時計最重要是耐用,品牌正好有同一概念,他們把時計機芯和活動玩偶分開設計,不啟動場景,機芯會獨立運行。

  今次到港的新表,最精采要數Tropical Bird Repeater熱帶風情報時鳥三問表,整個玩偶場景以動態雀鳥突破想像力,表面通過雕刻和微縮畫的雕琢,色彩鮮艷如一片繁茂綠洲,珍珠母貝基本「舞台」有種躍然而出的感覺。

  啟動問表系統,機芯立刻表演超過十二秒活動,同時有多個不同場景,表面右方瀑布會向下移動,產生潺潺流水,表面中央蜂鳥飛向一叢亮橙色的鶴望蘭,翅膀每秒拍動四十次,表面左側一隻羽毛艷麗的藍孔雀隨之悠然開合尾屏,原本隱身於三點位置的棕櫚葉巨嘴鳥,又會分開葉叢探頭而出,張開嘴巴。九時位置蜻蜓有SuperLuminova塗層,可以在夜間上演另一動人情節。RMA89機芯配備浮動式調校機制,借助外部細小簧片的摩擦來調控三問報時。又有創新齒條,令刻鐘和分鐘之間停頓時間延長,啟動時幾乎靜默無聲,動力儲存長達六十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