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如果你準備跟一位公子與一位才子食晚飯,只要帶耳朵去就夠,莫說是嘴巴,連信用卡都可以安放在家中。

  坐我身邊的公子淳,剛剛泊好他的紅色開篷跑車,據說這位駕幾百萬元豪車的有錢人,絕不假手於代客泊車,不是因為小心防範,而是他篤信即使周末的灣仔、銅鑼灣,只要多轉兩個圈必然等到街邊咪表位,慳得就慳嘛。

  公子淳見到我一臉不屑,馬上又重複那兩三個故事︰「辰哥,你唔好見怪,因為泊車遲十零分鐘好平常,你知唔知Bill Gates後生拍拖,帶新相識女朋友去食高級燭光晚餐,亦好不厭其煩左兜又轉去搵咪表位……」才子張摸住酒杯底,雙眼半閉接上︰「係啦,Bill Gates未結婚之前,身家百幾億美元,出差都係買經濟客位。」我補充︰「點知Bill Gates次次都Upgrade上頭等,事關係人都認得佢係『軟件大王』,航空公司不敢怠慢吖嘛。」

  公子淳深諳「食得唔好嘥」之道,不過,我並非指其私生活態度,而是他的理財之道,與Bill Gates一脈相承。「Bill Gates個老友『股神』巴菲特有一日喺公司搭升降機,忽然踎低,大叫一聲……」才子張插嘴︰「巴菲特踎低執到個一美分,佢話呢個係下一個十億美元開始。淳哥,夠啦,有錢人唔孤寒又點算係有錢人呢,吓哇。」公子淳笑笑口︰「相信你並非諷刺我,事實上,我唔係!所以呢餐我請客。」

  才子張望住我眨眨眼,表示「激將法」又奏效了。不過,即使掏腰包請公子淳食飯都物有所值,事關可以長見識。「淳哥,你應該有個公眾帳號,好似內地首富二代那般,點評一下中港台名女人啦,以你縱橫這圈子幾十年,做一代宗師都得。」才子張係新媒體名人,平時寫寫網誌,更打算寫愛情網絡小說,可惜此君有才情而無實戰經驗,其太座是他高中同學,可見才子不風流,唯獨得把口,最本事是東抄西襲,加幾分想像力呃飯食。之不過,我一班老友都睇好才子張,事關港女(香港女性之簡稱)名筆太多,認真標青的才子後繼無人,我們等不到香港出一個胡蘭成,也寄望有一位網絡年代的依達。

  才子張要「索料」大中華名女人圈,當然要請教公子淳,事關他非第一身經歷,但起碼都會有三四手資料。時下最熱的八卦新聞莫如中國超模界崛起,幾位女模代表一股新勢力,力壓威盡一時之明星女神與網紅,不過,女模除了夠高夠瘦之外,還有甚麼得天獨厚之處?

  公子淳靈感來了,他說︰「我想用炒飯來講解時下中國女模之崛起。」才子張一臉愕然︰「淳哥,乜講到炒飯呀,兒童不宜噃。」「唏,我唔知你講乜,才子張,你應該聽過唐魯孫之名。」「嘩,N年前之食家同維多利亞天使有何關聯?我讀得書少,你唔好呃我。」

  我用盡腦筋最高轉速亦想不出所以然,不過,我知道唐魯孫這位前清世家後人,寫過炒飯乃中國廚藝之代表,絕不簡單,更不厭其煩在其《酸甜苦辣鹹》書中教人炒飯。「女模與演藝明星及網紅最大分別在哪?氣質。」公子淳一語道破。

  「讀得書多,人有內涵,而從T台走出頭來,則必然有過人之氣質,事關國際女模界好比世界MMA格鬥場,中間有一番不足為外人道的歷練,每個人有不同氣質,代表每個人不同的故事。女模昂首闊步,信心無比,一顰一笑,氣度沉穩,外行人看,不外如是嘛,等如捧來一碗名家炒飯,你食完最多好似卡通片,叫一句『好好食』而已,竅門在哪,你不懂的。」

  人說︰美人在骨不在皮,女模身形已經佔優,再加上心理質素的嚴格鍛煉,所以行路帶風,同時可以勾走你的眼球。但至於炒飯,這又從何說起?「炒飯,炒到粒粒米鬆彈分離,不要堆砌太多材料,一把葱,一隻雞蛋,少許火腿也無妨,如此這般就是上乘之作。」才子張似乎明解︰「對,為甚麼現在那麼多人對網紅反感,一是她們只是密室作業,沒有走出去的歷練,只靠PS、化妝,甚至整容,做出一副一模一樣的網紅臉。」

  「辰哥,你又可知炒飯不黏不糊不是靠撞手神,大家誤會用冷飯炒就可以,不知炒飯的飯非常講究,選米不在話下,還要經過先煮後蒸的兩重工序,再加上一個猛火大爐,方可成事。」對,網紅猶如冷飯,炒出來不是多油就是一嚿嚿,怎可挑大梁?

  「還有的是演藝明星,時下兩岸三地的明星愈來愈網紅化,Selfie、街拍,三七、二八面,千篇一律。後生的擺個金魚嘴Pose,熟過我同你之女神就次次化完妝出鏡話係素顏,一班活在自娛自樂世界的人,等如用冷飯炒,先天性不足,惟落鑊時整色整水,炒飯變成大龍鳳,結果都係︰人唔笑狗都吠。」

  「好在無Order炒飯,否則撞大板。」我問︰「有氣質,但唔靚之女模,又何解成為女神?」公子淳之標準答案如下︰「五官標致,不為之靚,最多是列入小花小玉之流,天生明星相是指你的辨識度很高,四方面之如Miranda Kerr是女神,長面之如Gisele Bündchen更是女神No.1,至於來自湖南農村之劉雯,眼細而面尖削,若不是這十幾年由小女孩從北京打出國際T台,練成一身獨特氣質,真的是行過你身邊都唔認得。」

  行去截的士返歸途中,我問才子張︰「收咁多料,返去應該寫到好有深度之本土情色小說。」「吓,你以為我真係胡蘭成?返去我都係寫一對拍拖的香港年輕男女,因為一餐魚生飯發生誤會、吵鬧之後,佢哋一人一張信用卡,又準備Plan去日本,然後在九州,佢哋遇上……」唉,未見過有才子好似佢咁無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