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前警司朱經緯於二○一四年佔領行動,在旺角執勤期間用警棍毆打途人,早前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裁判官昨在東區裁判法院決定將案件押後至下月三日判刑,其間朱須還柙過年。辯方大律師於庭上呈遞四十封求情信,當中包括警務處處長、兩名退休警務處處長及副處長等十二名警察指揮官,以及澳門治安警察局局長、四名立法會議員,並指朱案發時只是判斷錯誤形勢,希望裁判官可接納感化官的建議,考慮判以社會服務令或緩刑。

  四十封求情信的撰寫人,以來自執法部門者最多,包括現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澳門治安警察局局長梁文昌,還有本港警方多位現職和退休高層,包括兩位前任警務處處長。

  辯方大律師彭彼得於庭上求情時指,朱經緯三十年來一直無私奉獻警隊,將近退休前仍到前線執勤,而多封求情信中,亦讚揚朱對社會及警隊的貢獻,其表現也曾獲行政長官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嘉許,他又引述澳門警方高層的求情信,指朱過去協助培訓當地警員。另外,演員梁家輝、教會及的士團體等亦有為他撰信。

  辯方表示朱樂於助人和無私服務社群,而朱作為教徒,今次案件使他在囚牢中度過聖誕及生日,並以這種形式結束警隊事業,已是很大的懲罰。

  辯方指,朱同是好丈夫、好父親。主任裁判官錢禮隨即打斷,反問朱是否已開展另一段關係。辯方承認朱已離婚,但待兩名女士均很好及與子女關係良好,同時透露其女兒正修讀法律,兩名兒子現已加入警隊。 辯方強調朱當時錯誤判斷形勢,今次案件實屬不幸,而事主鄭仲恆並無受到永久性傷害。案發時,警方需要驅散五、六百名示威者,事主卻置身於示威者當中,故被告在當刻認為事主是衝擊人士,遂向他行使法律容許的武力,惟錢官反駁指沒有證據顯示事主是衝擊群眾之一,而法庭早前亦已裁定事主為路經現場的途人。案件編號︰東區刑事一九一二——二○一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