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一億元,一千萬元甚至一百萬元對大部分人來說,是一輩子辛勞也換不到的報酬,遑論用來買藝術品了!然而藝術拍賣的「億元拍品俱樂部」卻愈來愈火。財富這回事嘛,大家就平常心看待,就當看熱鬧吧!

  執筆之際剛好傳來上月以四億五千萬美元歷史「癲」價,即三十五億港元拍出的文藝復興時代大師達文西真迹名畫《救世主》的神秘買家,原來是沙地阿拉伯王子,藏品將會落戶阿布扎比羅浮宮,假如消息屬實,這幅碩果僅存在私人藏家手裏的達文西真迹的歸宿是博物館,可以供世人欣賞,未嘗不是美事。這幅頂級天價作品雖然不乏爭議,例如是否過分修補等,但專家一致同意是達文西真迹,所以拍賣前估價達一億美元也屬合理,當然,最後以四億五千萬美元成交,縱然是達文西也實在驚人!買家身分傳出多個版本,例如拍賣行的老闆、由多位投資者組成財團等,畢竟能夠一擲「億」金買一幅畫的人,世上有幾人?近年風頭甚勁的中國藏家劉益謙也在競猜之列,拍賣後他在社交網站留言:「此刻有種感覺叫失敗」,似乎有所暗示,更是耐人尋味。

  無論劉益謙有否參與競投,中國買家的實力足以左右全球藝術市場發展這一點毋庸置疑。也因如此,各大拍賣行在香港舉行的預展中,西方展品的比重愈來愈高,像《救世主》這種國寶級的展品,拍賣行也不惜工本長途跋涉運到香港展出,明顯是向亞洲藏家特別是內地買家拋出橄欖枝,根據內地媒體的統計,從2009年至今年初在內地拍賣行成交的過億元拍品已超過五十多件,包括青銅器、古畫、書法、古董、古琴以及近現代書畫,其中齊白石、傅抱石、張大千、李可染等大師都在「億元俱樂部」之列,還不包括在香港和海外成交的中國藝術品,以及內地買家購入的西方藝術品,像劉益謙兩年前以一億七千多萬美元買下莫地里亞尼(Modigliani)的油畫《斜臥的裸女》昂然進入西方藝術的「億元俱樂部」的戰績。

  今年香港「億元俱樂部」的名單又加長了。在剛結束的佳士得香港秋拍上,瓷器和近代書畫都有進帳:樂從堂珍藏明嘉靖五彩鱼藻紋大罐以兩億一千多萬港元成交、傅抱石人物畫《琵琶行》以兩億港元成交、趙無極的抽象畫《29.01.64》也拍出兩億港元,創下藝術家的拍賣紀錄。不過,中國藝術品能否挺進「億美元」的行列,還看本文見報之日(12月14日)已經揭盅的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這件由保利華誼(上海)負責的拍品估價五億元人民幣,是史上估價最貴的中國藝術品,與一億美元相差百分之二十左右,假如有人志在必得,要突破並非難事。

  齊白石是拍賣會的「寵兒」,真迹也好,贋品也好,無論是香港還是內地,一場近現代中國書畫拍賣會上,不可能沒有一批號稱是齊白石的作品。齊白石是為多產的藝術家,加上以九十多歲高齡辭世,流傳作品甚多,不過贋品充斥市場,為何《山水十二條屏》能夠達到這個價錢?根據專程將拍品運到香港展出的專家趙旭表示,這組作品是齊白石傳世十二屏中唯一流傳民間的,創作於1925年老人六十二歲之年,氣勢磅礡中見中國山水之靈秀,而且保存狀態良好,也隱藏了老人的個人故事:「這組作品是白石老人為報答救命恩人而作的。對方是一名醫生,曾經治好老人的病,所以作品有上款,每一屏都有題詩,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佳作,比起同場吳昌碩的《花卉十二屏》更為難得,所以估價也更高。」

  截至執筆之時,中國藝術品最高的拍賣紀錄是北宋書法家黃庭堅的《砥柱銘卷》,在2010年保利拍賣以四億三千多萬元人民幣成交,究竟白石老人的山水十二屏能否改寫紀錄,讓中國藝術品正式加入「億美元俱樂部」?無論結果如何都引出了一連串有趣的課題:究竟藝術品的價格可以高到甚麼地步?誰在購買這些億元拍品?藝術品的投資潛力有多大?就以傅抱石的《琵琶行》為例,2010年以七千多萬港元拍出,七年後升值到兩億港元,漲了一倍多,投資藝術品是否穩賺?不妨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