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其中一部最能吸引音樂劇迷,甚至貓奴關注的舞台製作,非享負盛名的《貓》(《CATS》)莫屬,劇中一曲《Memory》足以喚醒集體回憶,而台上花貓不僅「老是常出現」,還總動員熱情上陣,炫目戲服、精采「貓」步、醉人歌曲,包羅萬有,事實上,由於觀眾反應熱烈,製作團隊早前一口氣加碼筵開八場。這部由原有創作班底重新編製的舞台巨著,到底有甚麼好看?先赴丹麥哥本哈根踏上《貓》舞台的筆者,把所見所聞所問,一一道來。

  10月,哥本哈根,秋高氣爽,周遭美麗黃葉映入眼簾,筆者一行人乘風登上呈圓柱形的現代建築Royal Arena,滿心歡喜,早香港觀眾一步欣賞這套群「貓」匯演。取材自T.S. Eliot詩作《擅長假扮的貓》(《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的《貓》,由傳奇音樂劇作曲家安德烈.萊特.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創作,自1981年在New London Theatre全球首演以來,一直是倫敦城西和百老匯受歡迎常客,多年來演出次數直逼九千場,演遍逾三十個國家,並曾被翻譯成十五種語言,全球超過八千萬觀眾曾是座上客,亦屢屢獲獎。

  安坐觀眾席後不久,一班「俏皮扮嘢貓」,在鎂光燈亮起時逐一登場。我們在《貓》看見的「喵星人」,名叫Jellicle Cats(聚樂谷貓),他們在垃圾堆內徹夜狂歡,慶祝一年一度的「聚樂谷舞會」,貓男貓女逐個登場,隻隻性格不同,有的驕恣,有的威風,有的搗蛋,有的神秘,有的睿智,總之個性十足,輪流又唱又跳,既分享自己的故事,也表現自己的才能,或許也有一兩隻像觀眾?

  從觀眾席,走到後台,沿途經過化妝間、衣帽間、排練室,「貓」多眼亂的戲服和道具,叫我們才剛看了劇也幾乎認不到哪是誰的,濃烈的洗衣粉味道忽爾撲鼻而至,原來洗衣房正正在我們旁邊。在劇中扮演最年輕貓女Jemima的Grace Swaby,教我們行貓步,看她柔軟的身體擺動,趨前閃後,搔搔抓抓,靈敏自如,但自己試試便知殊不簡單,這堂「雞精班」當然無法令手腳不協調的筆者變成貓王,卻更覺台上既唱又跳也扮貓叫的一眾演員有多厲害。「我們會特別留意尾巴,因為這個我們本來沒有。」《貓》是剛畢業的Grace首個職業演出,她說演員們早被灌輸在台上就是貓、卻有人類情感的訊息:「如果只想着怎樣去『扮』貓,演出來就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劇中其中一隻最有男人味、惹來許多貓女圍擁的雄貓Rum Tum Tugger,由John Brannoch飾演,儘管他覺得這個角色最像人類,「但我真人可不像Tugger!」他笑了起來,稱Munkustrap和Tugger的混合體才像他,但如有機會,他也想試試扮演Skimbleshanks。他覺得自己最像貓的地方,是可以睡很久很久,也正因為把所有精力全都用來演出,在不必表演的日子,他整天就倒頭大睡。除了《貓》,他最喜歡關於貓的作品,是迪士尼出品的《The Aristocats》。「比起貓,我更愛狗。」他吐吐舌,最後還是坦白承認。

  在菲律賓出生的Joanna Ampil,在劇中飾演吃重角色Grizabella,就是那隻主唱叫人難忘金曲《Memory》,後來獲Jellicle Cats首領老爺貓選中,重獲新生的貓女。她早於2013年加入《貓》的大家庭,先後為英國巡演、歐洲巡演上陣,現在的巡演始於今年1月,在團隊中經驗豐富。在演出前,她早就看了T.S. Eliot詩作,也欣賞過這套音樂劇,「我的目光經常落在Grizabella身上,一直想演繹這個角色,現在可說是夢想成真。」別看登場時Grizabella看起來又老又污糟,她曾經充滿魅力,年輕時好奇又驕傲,只想見識外面的世界,一度離開Jellicle Cats,後來重返部族,起初也受到不少貓兒的排斥。

  扮貓,難嗎?「我們可有做足準備工夫,反覆研究貓的紀錄片,觀察貓的習性和動靜,我還特意向養貓的朋友求教。現在嘛,一上到台,就自動變成貓了。」站在台上,覺得是人在扮貓,抑或自己是像人的貓?「好問題!我覺得是後者吧,Grizabella像人、有人的感覺,觀眾會覺得有連繫。」Joanna小時候曾飼養小貓咪,覺得牠們可愛極了。「演了《貓》,我現在也想養一隻。」覺得自己哪種性情最似貓?她轉了轉眼珠,說:「獨立、好奇。其實我就像Grizabella,這種獨立的角色我最愛演了。」除了《Memory》,她還喜歡《Skimbleshanks:The Railway Cat》、《Gus:The Theatre Cat》、《Jellicle Ball》等作品。「不同歌曲不同風格,真是百聽不厭。」

  不同演員感受不一,但都異口同聲,認為看了《貓》後,愛貓之人會更愛貓,不愛貓的人也會愛上貓。真的假的?進場感受貓/《貓》的魅力便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