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已故教育家陳樹渠妻子陳麗玲十年前離世,後被發現她在逝世前兩日與花旗銀行達成協議,買入累計股票期權(Accumulator),損失慘重。陳麗玲生前控制的投資公司指花旗沒有向陳解釋Accumulator的重要風險而向銀行索償五億元,案件昨在高院續審,原告方認為庭上播放的錄音顯示,陳離世前兩日與銀行客戶經理麥倩筠的電話錄音中,顯示兩人之間會閒聊,如談及健康的話題;而陳相信股市會先升後跌,但麥曾對陳表示她所持有的會在跌市前「甩晒身」、「好安全」,原告指陳可以是被誤導而滿意有關安排。陳子陳燿璋質疑花旗的計算方法「離晒譜」,難以接受,「我媽媽又唔係李嘉誠、李兆基,我都唔係」。

  原告人為陳麗玲生前控制的Shine Grace Investment Ltd、Shine Grace的兩家海外擔保公司Shinn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及Bonds & Sons International Limited,答辯人為花旗銀行及花旗銀行客戶關係經理麥倩筠。

  庭上播放多段錄音記錄,當中陳離世前兩日與麥的電話錄音中,顯示兩人之間會閒聊,如談及健康的話題;而陳相信股市會先升後跌,但麥曾對陳表示她所持有的會在跌市前「甩晒身」、「好安全」,原告指陳可以是被誤導而滿意有關安排。另外,麥曾向陳說「我哋個strategy(策略)」、「我哋雙劍合璧」,可見麥並非只聽從陳的指示辦事;其後麥曾問及陳「驚唔驚」、「使唔使做多條,定係你覺得夠」,原告指麥是建議陳再做交易,甚至麥似乎都不太明白虧損的計算方法,無法向客人作出解釋,甚至表示「我都唔知呀」、「都唔知佢講乜」。

  陳逝世後,其子陳燿璋曾與麥通話,陳燿璋質疑花旗的計算方法「離晒譜」,難以接受;又指出當日麥幫其母投資的規模之大,顯然與從前有很大分別,直言「咁嘅size(規模)令人毛骨悚然,數目係天方夜譚,已經五十幾球(五千多萬美元)」,並質疑麥明知母親戶口的承受能力,且戶口內的資產根本無法支持如此大額的交易,卻仍無視情況,亂為客人交易,直斥「豈有此理,點做嘢,好害人㗎」。案件編號:高院商業訴訟二八——二〇〇八、二八及二九——二〇一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