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曾蔭權被控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罪,經過一個多星期擾擾攘攘,陪審團未能達成一致裁決,律政司經過連日考慮後,決定不再申請重審。這宗案件告一段落,留下的只餘曾蔭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的上訴。

  三度重審少又少

  對當事人而言,訴訟糾纏五年,今次的控罪嚴重,若然罪成,監禁年期會較長,而且涉及龐大訴訟費。即使重審後毋須判刑,都會有一筆開支。現時律政司決定不重審,當事人可以鬆一口氣,往後只餘下上訴,若然上訴得直,即可取回訟費,得回清白,否則須入獄繼續服刑,但這些都是可以計算的風險,比起長期處於前途未卜的懸持狀態,心理壓力少。

  律政司決定不申請重審,法律界不覺得意外。在陪審團作出決定前,有法律學者講解案件事時已指,根據習慣法例,相信不重審的機會較大。有人表示,過去有案件重審超過兩次,除了因為案情嚴重,很多時是因為技術因素,例如解散陪審團。如果陪審團連續兩次不能達成大比數裁決而重審的個案,可謂少之又少。

  律政司要計勝算

  今次決定不再重審煲呔,外人或會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屬合理做法,站在律政司或法界角度,法律講求客觀,須有法理根據,決定是否重審的重要考慮包括公眾利益,以及勝算有多大。回看上次審訊,被視為入罪門檻較低的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煲呔被入罪,控罪門檻較高的公職人員收受利益罪,煲呔未有入罪,反映法官引導及陪審團的裁決都是經過審慎考慮。

  今次案件同樣經過長時間商議,法官十分努力作出引導,最後仍無法達成裁決。按照這種情況再審,律政司的勝算及法庭可以作出裁決的機會有多少?畢竟打這種官司,涉及公帑非常龐大,有份參與的律師雖然高興,政府需要在資源及勝算間作出考慮。

  法界不覺得意外

  在過去兩次的審訊,政府重金禮聘的主控官David Perry,從審訊可以看出這支重炮的威力非凡。在審訊過程,看不到任何證人對煲呔直接作出不利指控,亦沒有直接證據顯示,煲呔租屋與雄濤廣播發牌有何直接關係。David Perry主要靠推論引導陪審團。主控官的檢控技巧非常高,但仍無法打動大多數陪審團認為煲呔有罪,而且因為廣泛報道,社會熱議。在此情況下再進行審訊,法律上須有一定考慮,加上勝算的盤算,最後律政司決定不申請重審,外間以至不少法界都覺得在估計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