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藝術市場有多熱鬧?一張照片能說個明白。一走進會展,迎面而來的大型海報,足足幾個人的身高,三個大型活動同時同場進行,無謂爭,來一個三分天下,埋身肉搏!

  中秋節加上國慶,這個10月黃金周相當熱鬧,藝術市場也一樣,就如遲遲不肯涼快起來的天氣一樣,異常火熱!蘇富比和嘉德香港的秋拍,以及第十三屆的《典亞藝博》,全擠在一個會展裏,三個活動加起來,藝術品總數估計上萬件,而且絕大部分都是高價品,並非一般民間古玩市場可比,還不包括差不多時間在別處舉行的拍賣,不禁令人疑惑:香港真的如此繁榮,香港人真的這麼愛藝術,一個周末可以花幾十億元買藝術品?

  答案當然不是,香港是國際藝術主要市場,舉行的拍賣會和藝博的確做到相當國際化,買家來自世界各地,加上可以場外通過電話網上競投毋須現身,其中多少買家是香港人,只有主辦單位才知道。 以蘇富比為例,這次中國書畫最高成交價的十件作品中,「亞洲買家」佔了八位,包括最高價的李可染《千巖競秀萬壑爭流》,以一億兩千多萬港元成交,公布的買家身分是「亞洲買家」,除此之外,只有第三位的最高價拍品買家是內地富豪劉益謙和第十位的「非港澳的亞洲買家」。不過,藝術界通過中間人買賣的例子極為普遍,無論公布的身分為何,真正的擁有者只有本人才知道,行家之間也心照不宣,像今季秋拍令人最矚目的天價拍品,打破世界中國瓷器拍賣成交紀錄的《北宋汝窯天青釉洗》,以接近二億九千四百多萬港元成交,買家身分也沒有公布。

  最近一年,筆者與本港年輕藝術家和從業員接觸甚多,感觸也很多。炒個翻天的藝術市場對香港究竟有甚麼意義?對經濟來說,雖然香港沒有藝術品增值稅,連場創出天價的藝術拍賣會和藝術博覽會固然帶動了經濟活動(首先得益的恐怕就是會展,天價拍品配天價場租),鞏固香港的國際地位。對香港的藝術發展呢?正面推動當然還是有,像博覽會多了,本地畫廊和藝術家在國際舞台曝光的機會也會增加;對大部分市民來說,動輒上千、億萬元的藝術品和香港樓價一樣只可遠觀不可近褻,只能湊個熱鬧去看看預展,像內地的拍賣行嘉德和保利、英國老牌拍賣行邦瀚斯等先後在香港成立辦事處進而舉辦拍賣,帶來更多不同種類的藝術品,博覽會就更加熱鬧,像《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儼如城中盛事。

  搞藝術不易為

  然而,更深入去了解的話,過去十五年以拍賣帶動的香港藝術市場發展雖然如此火熱,集中的都是名師和高價藝術品,對象是實力雄厚的海內外買家,不論是參展商或買家,門檻其實還是相當高。香港藝術家能夠從中獲得的機會不成正比,特別是年輕一群,面對大型拍賣和國際畫廊為主的博覽會,只能望門興歎。同樣地,市場雖然熱鬧,是否推動了香港新一代的收藏文化?當拍賣價格一再被推高、媒體一窩蜂報道天價成交時,一些具收藏價值但價格吸引的藝術品,特別是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就顯得相當落寞了,無形中也削弱了新一代收藏家接觸這類藝術品的機會。

  管理學有所謂「80/20法則」,即百分之八十營業額來自百分之二十的客戶,作為一種資源分配的基礎。藝術市場恐怕已經超越這個比例變得更為極端了,對培養香港藝術文化發展是否有利?在培養全民對藝術的興趣和對收藏文化的認識,不應該是行業的工作,政府責無旁貸,長期的策略又是甚麼?

  執筆之際,看到一位行內著名的古董商和博覽會搞手在微博朋友圈有感而發,大意是覺得辛苦經營卻招來惡意批評,心有不甘。的確,在千絲萬縷的關係網裏,單純地想把事情搞好,一腔熱情是不足夠的!其實,這位朋友資源已經相當充裕,依然滿肚苦水,搞藝術,的確不易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