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提出一帶一路,經過幾年推動,開始漸見眉目。未來香港如何在帶路上扮演角色,對發展有深遠影響,上任特首梁振英卸任後,出任政協副主席,對於這個中港兩地都非常重要的項目非常投入,並且獲委為一帶一路國家合作香港中心和大灣區香港中心的董事。兩個中心旨在推動帶路和大灣區發展,沒有甚麼政治性或商業性,卻沒想到一樣惹來口實。

  煞有介事轟振英

  振英出任兩個中心的董事,外界反應如常,不過,有泛民議員卻煞有介事,質疑有利益衝突,要求調查。根據議員的說法,前特首及政治委任官員離職後工作諮詢委員會的指引,列明特首離任後一年不能開展任何全職或兼職工作或擔任商業或專業界別的董事或合夥人,以及不能開展任何業務。

  他認為,振英在任時大力推動帶路和大灣區,卸任後加入兩家公司,若然有牟利的話,就有利益衝突之嫌。

  至於議員有甚麼證據指振英可能從中牟利呢?似乎沒有,他唯一的說法是兩個中心都以擔保公司的名義註冊,這類公司是否牟利要看章則,董事也可能受薪。就算兩家公司屬非牟利,他仍懷疑是否有申報,以及有否獲得規管委員會批准。

  對於今次安排,前特首辦回應是兩家公司屬非牟利性質,振英不受薪、不分紅,擔任董事是按政府規定行事。

  非牟利只需告知

  看完雙方的說法,政壇高人覺得,議員提質疑至少應有表面證據成立才提出。今次的講法很多都基於假設,有點胡亂發炮的味道,予人感覺是為文做情硬要砌兩句落去。

  高人分析,聽議員的解說,似乎知道相關條文所說的是商業行為,包括打工或創業,有真銀落袋,跟推動一帶一路是兩碼子事,引用這條條文根本風馬牛不相及。此舉若然不是邏輯出了毛病,就是找不到其他條文,於是來個莫須有。

  兩個中心是非牟利性質,是申報與否的關鍵。議員不去辨認中心性質,就以中心成立形式是擔保公司,「斷估無痛苦」地作出推論,堅持就算公司屬非牟利性質,都可能有未獲批准的嫌疑。不過,委員會的守則其實有列明,特首在離職後頭三年的管制期內,無論是否受薪,都可以毋須徵求諮詢委員會的意見,就可以接受非牟利組織、非商業性的區域組織或國際組織的委任。在接受委任後,一位前行政長官只需告知(inform)政府,而且沒有指明需幾天內申報。按照這些條文,很明顯議員的質疑根本完全轟歪了,至於他是空槍上陣沒細看守則,抑或視而不見就留待發炮者解畫。

  指控應根據事實

  一帶一路和大灣區搞得鬧哄哄,或許有些人看得不順眼。政壇高人說,作為有公信力的政治人物,批評應該要有事實基礎,不宜一味憑空臆測。若然隨便就作出指控,等同是肆意向他人擲坭,但若論據粗疏站不住,試問怎避得過明眼人耳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