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一覺醒來發現家的大門或外牆被人塗鴉,你會勃然大怒還是暗歎倒霉,急急把塗鴉洗掉兼寫上「私人地方,不得塗鴉,否則報警究治」字句以儆效尤?

  這種反應也許是人之常情,不過假如這幅塗鴉價值超過百萬港元,你的反應會否完全改變?你會保留它任人參觀?還是把它出售?7月底,英國傳媒公布了一項「我最喜愛的英國藝術品」投票結果,街頭塗鴉藝術家班克斯(Banksy)2002年在倫敦街頭留下的作品《氣球女孩》獲得首位,「打敗」了端納等大師,讓班克斯這個充滿爭議的名字再度成為傳媒焦點。

  班克斯作品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在英國開始引起注意,早期主要在家鄉布里斯托一帶,慢慢開始在倫敦出現,作品充滿時代和社會批判性,議題包括戰爭、廉價勞工、性別歧視,挑戰警察、博物館等權力象徵,又會在作品旁加上精警的評語,引起全球關注,目前在美國、歐洲多個國家都可以找到班克斯的蹤迹,例如他深入以色列加沙地帶,在頹垣敗瓦中留下多幅宣揚和平的作品。他真正身分和容貌從未曝光,在全民皆有智能手機的年代,二十年來能夠逃過被「野生捕獲」實在是奇迹!

  有關這位神秘藝術家的消息從未間斷,許多爭議依然未有定論,更延伸到藝術的一些基本問題:究竟塗鴉是破壞公物還是藝術品?假如是藝術品的話,版權誰屬?誰有權決定塗鴉作品應該被銷毁還是保留?保留後又應如何處理?如果是出售,收益又歸誰?

  由新藝潮博覽與UA CineHub舉辦的藝術家電影節《ARTiculate:電影放映+講座》,將會在9月23日(六)上映《Saving Banksy》(《救救班克斯》),講述一名收藏家希望保留班克斯一幅在酒店頂樓牆壁上的作品並展出,於是與酒店東主和博物館聯絡,但一方面博物館認為塗鴉作品難登大雅之堂而拒絕,另一方面酒店東主又坐地起價,後來一家拍賣行將作品拿到拍賣會上,以高價賣出。電影播放後,香港著名畫廊藝倡畫廊的主持人姚金昌玲女士將與觀眾交流,從多個角度討論:「如果未得到屋主同意而在牆上塗鴉,那麼班克斯的確是毁壞了別人的財產,作品擁有權當然屬於屋主;如果屋主事前同意或付錢給藝術家,情況也一樣,所以屋主是有權出售作品。」

  不過有些情況就比較複雜,難以一錘定音。前年英國一家慈善機構租了場地舉辦藝術節,一天早上發現班克斯在牆上留下作品,吸引了很多人參觀,後來壁畫被業主挖走運到美國出售,但未能成交,慈善機構認為作品是班克斯以他自己的方式參加藝術節,而且他的確在畫旁邊寫下與藝術界有關的字句,所以作品屬於活動主辦方,於是告上法庭,官司持續了兩年,法庭終於判決作品擁有權屬於慈善機構。作品將由慈善機構安排公開展覽,成為首個成功將班克斯作品「引渡」交回公眾的案例。

  有人認為無論法律理據為何,街頭藝術的精髓正是它的暫時性,以及與四周環境的融合,將作品放入畫廊或美術館只會令它失去原來的價值,也有人認為街頭藝術一樣是精采的藝術品,值得保留。也許正是這種爭議令班克斯和其他街頭藝術家的作品更加有趣,也正好讓作品受到更廣泛關注,不過,假如法律或商業價值的爭論蓋過了創作者對社會、政治議題的批判,這也許是藝術家最不希望看到的。

  法國街頭藝術家Space Invader 2014年間在香港留下了大概五十多幅作品,有些在私人大廈外牆,似乎沒有聽到擁有權的爭議。不過,最可惜的是大型作品早就被政府洗刷掉,像港鐵天后站附近的護土牆上電動遊戲「食鬼」的圖案。2015年,他在法國領事館的邀請下重回香港正式舉行展覽,名稱就是《殲滅》。街頭容不下的東西堂而皇之進入展覽廳,真是對街頭藝術的一大諷刺。

  大家經過銅鑼灣一帶,不妨留意一下幾棟舊樓外牆上面幾個小小的馬賽克圖案──在它們被殲滅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