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在全港十一個地區的雨水渠放置一百一十個GPS定位追蹤裝置,模擬垃圾流入雨水渠進入河流和海洋的流向,結果發現其中一個投入油塘雨水渠的追蹤器,竟最遠漂至台北,一個半月內橫越南中國海,漂流近一千公里;另有兩個漂向內地,其餘都在維港漂浮。環團將會分析收集到的海洋垃圾路線圖,以制定改善措施。

  坑渠邊的垃圾有機會沿雨水沖入河道,進一步污染海洋。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今年三月起聯同創科組織MakerBay共同研究,利用GPS裝置,模擬海洋垃圾由陸上透過雨水渠流入河道和海洋的情況。

  WWF項目經理(海洋)楊松頴表示,有十一所學校近三百名學生參與研究,今年三至五月在十一個地區選定的雨水渠及河道,記錄渠邊的垃圾棄置情況,包括天水圍、山貝河、梧桐河,城門河、屯門河、葵涌、大澳涌及觀塘和黃竹坑明渠等,六月至八月正式投下一百一十個GPS裝置。

  負責設計的MakeyBay創辦人Cesar Harada指出,追蹤器由微型電路裝置配合漫遊電話Sim卡,設定每三十分鐘至一小時自動收發訊息,去收集GPS位置,並製作網頁顯示追蹤器的流向,得出「海洋垃圾」路線圖,每個裝置成本約五百元。

  楊松頴指,初步收集的GPS路線圖顯示,大部分追蹤器在雨水渠慢慢流出河道,部分出海後向東面漂流,有些在維港打圈,其中一個最遠的GPS裝置漂至台北。這個六月十日投入油塘雨水渠的GPS裝置,流出鯉魚門後,曾漂往小西灣岸邊,再向東漂出香港,中間一度沒有訊號,到七月二十一日接收到追蹤器漂至台北,一個半月內橫越南中國海,漂流近一千公里。楊松頴指,透過漫遊接收訊號較省電,但中間沒有網絡就有機會失聯,所以未能記錄該追蹤器在南中國海漂流情況。

  至於另外兩個漂至較遠的GPS裝置,反方向流向廣東沿岸,其中一個七月十三日由葵涌渠道,漂至南丫島,七月二十六日再向西南方向越過澳門向內地方向漂走;另一個七月二十一日在大嶼山大澳涌投入的GPS裝置,五日後向西南方向漂至萬山群島,繼續向廣東沿岸漂流。

  另外有GPS裝置在維港內打轉,其中一個在葵涌渠道,經馬灣至大嶼山東北兜圈,折返維港後,在西環與北角之間來回漂浮,七月底漂至鰂魚涌對出,遊走八十八公里。亦有GPS裝置由山貝河漂至深圳,又或沿梧桐河漂入后海灣,而城門河的GPS裝置流入吐露港,馬頭角渠道就漂至觀塘碼頭。

  他指,將會分析收集的數據,明年首季完成調查。初步反映,路邊垃圾例如膠樽、煙頭、膠袋和被車壓扁的鋁罐,都有機會被雨水沖落坑渠,最後變成海洋垃圾,期望了解垃圾流向,再制訂防治措施,未來計畫擴大範圍同內地合作研究,減少跨境海洋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