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天在倫敦Tate Britain舉行的大衞‧霍克尼(David Hockney)展覽,共吸引了接近五十萬觀眾入場,成為該館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展覽之一,為了應付大量觀眾,參觀時間延長到半夜。創作生涯長達六十年、被譽為英國當代最傑出畫家,霍克尼今年剛好踏入八十歲,展覽大收旺場就當是賀禮吧!

  一部關於霍克尼其人其事的電影將在9月底放映,筆者相當期待,就當作填補錯過了倫敦展覽的遺憾。霍克尼是當代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繪畫、舞台設計、版畫無一不精,創作力旺盛,數十年來未曾間斷,而且能言善道,是位相當傑出的評論家。筆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對《清明上河圖》的分析,非常精采,特別是視點的轉換,記得當年在課堂觀看紀綠片時的興奮感覺至今難忘。將於9月30日(六)播放一場的電影,除了藝術家親自登場,也會有多位他的好友和作品的模特兒,暢談對這位藝術「老頑童」的感受。

  電影的另一大賣點,是放映後的座談會請到香港著名藝術家陳育強教授主講。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留校任教長達二十多年的陳育強,主持講座易如反掌,不過他卻很謙虛,笑稱不知道要講甚麼,只會當作是與觀眾交流。陳育強形容霍克尼是個傳統繪畫死硬派:「霍克尼成名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受到當時波普藝術的影響,作品充滿諷刺意味,但相對於美國同年代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少了一種美式粗獷,多了一份英式幽默。法國的繪畫大師馬提斯(Henri Matisse)對他的影響也很明顯,例如霍克尼的舞台設計採用的花紋,或是丙烯畫給人很扁平的感覺,而且兩位同樣接受藝術品的裝飾性。」

  「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多媒體開始興起,霍尼克又嘗試了新的創作方式,近年他以平板電腦繪畫,可說是與時並進,作品雖然有很多變化,然而始終沒有脫離繪畫的傳統和信念,無論是畫筆還是電腦筆,他依然以手和身體動作完成一幅作品,這種所謂『手感』和作品的關係,是其他工具和媒介不能代替的。」

  在這方面,陳育強似乎和霍克尼有許多共通之處。多年來創作教書兩不誤的陳育強,最近也在用平板電腦創作:「電腦帶來太多選擇,像顏色,就比真實的材料豐富得多,而且可以隨時修改、重組、拼貼,不留痕迹。」他打開平板電腦,展示一幅書法作品,解釋說:「像筆劃,在電腦上我可以把線條從粗修到幼,達到某種特別效果,是真正的水墨和毛筆做不到的,但電腦只是方便的手段。所謂『書法』,『書』是內容和境界,『法』是方法和規範。」

  雖然陳育強創作以繪畫為主,最近參加的兩個展覽剛巧都不是繪畫。今年5月他參加了一新美術館舉辦的《香港新版畫》聯展,參展的大部分都不是以版畫為主要創作媒介的藝術家;8月中開始在巨年畫廊舉行的《不如重新開始》展覽,將展出約二十幅數碼打印書法作品和十多件陶瓷作品,實驗如何以物料為基礎,以書法和陶藝為切入點,思考當代藝術與傳統工藝的關係,最近他也在研究日文和越南文中的漢字,從全職教學工作退下後,這個展覽可會是他個人的新開始?不過陳育強笑說自己其實屬於「現做現賣型」:「我是有展覽壓力才會創作的人!」

  形容一位教授「桃李滿天下」本來十分老套,不過陳育強真是當之無愧,香港不少活躍於藝術界的藝術家都是他的學生:「教書可以訓練表達能力,而且每年都有一年級新生,可以讓我回到原點,思考藝術的基本問題。」聽陳育強講課的機會少了,霍克尼電影後的講座讓人分外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