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Dixon是一位擁有藝術家脾性的設計師,譬如他着緊燈飾擺位,若不能達到要求,就是能夠熱銷其產品的名店,Tom也會拂袖而去。最近他在中環荷李活道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落,開設注滿其設計DNA的旗艦店,隨心所欲把顛覆英國傳統設計的概念產品,帶到香港。

  在英國,很多家長會以Tom Dixon的事迹來鼓勵小朋友。Tom孩童時代曾退學,讀中學時組樂隊Funkapolitan,擔任低音結他手,是上世紀八十年代Disco Punk界中堅分子,後來走入設計世界,1986年,他從中式廚房的炒菜鍋中取得靈感,設計了著名的Kitchen椅。而他的火花舞台道具,於八十年代紅透英國,也吸引了大師級人馬注意,當時皇室御用攝影師Mario Testino,更以高價收購這個作品。

  Tom接受筆者訪問,絕無架子,也不造作,扭動身軀坐在他那著名的S Chair上,「我的設計充滿工業風,因為我喜愛研究製造過程,了解每個材料和機械結構,這樣,概念就會有改變。很多人說我反傳統,我卻不認為,只是我的作品沒有多餘裝飾,相反是實實在在。」

  Tom的作品在連卡佛展出發售,反應很好,他卻不太滿意。「設計是一個整體,放上幾件作品,只是售賣,未能真正體現我的理念,我的設計最重要是燈飾,那裏沒有足夠地方,唯有靜待時機。」半年前,Tom得到朋友幫助,在中環荷李活道找到理想地點,二話不說成立了東南亞首家以個人名義命名的旗艦店Tom Dixon。

  專門店擺放了很多Tom的作品,包括S Chair及1992年他為Cappellini設計、把鋼絲以網狀織出無數三角形的Pylon,滿以為他會着力介紹新產品,正好相反,「喝杯咖啡好嗎?一定要喝,二樓的咖啡室是重點,我利用自己的設計包裝這家咖啡室,吃着喝着,才能感受設計的實用。」對,一般人以為S Chair「得個樣」,筆者坐下,伸手取咖啡,咦!肩膀有承托,但不會頂着手肘,是歎咖啡的好伴侶,可惜這張椅已是收藏品。回看手上咖啡杯,用料啡黃透明,沒有問Tom原因,但有喝咖啡的人都知道,這個色調可減少咖啡迹殘留杯內的不良觀感。

  「我不懂餐飲,所以找來Nodi營運,提供手工咖啡及小食,人們來我的旗艦店,不用買東西,來個小休也可以。」藝術家的脾氣就是講心不講金,知道部分香港人有不購物的尷尬,竟然在二樓位置設一個入口。「二樓有很多我的燈飾,必定令你愛不釋手。」

  燈飾是Tom Dixon另一個鍾愛的設計,其實於2009年,Tom為汽車品牌Audi於邁阿密博覽會上設計的Light Light裝置藝術,已震撼設計界,之後不少知名品牌也找上他代為設計產品,包括Habitat、芬蘭家具Artek等,「作為設計師,有人夢想向大型藝術品出發,我卻迷上燈飾藝術,因為它不是一件形體,相反是虛無的光影效果,變化多,想像空間也較多,很神秘,不論吊燈或小桌燈,一定要有鮮明DNA,由於喜歡鑽研Manufacture,所以在材料上會有突破,例如半透明的色彩燈罩、反射度極高的組件。」

  筆者好奇,Tom的設計天馬行空,是否隨時隨地都有好構思?「哈哈,不是。一切都是有準備的,包括將會使用的材料特質、結構可靠性,每完成一個設計,我會造出實物Prototype,不是單靠電腦模擬。」

  Tom送上一個Scent London香味蠟燭給筆者,Made in England,灰色大理石蓋,香味不是一般的草香,像是小朋友的糖果,加上一陣檸檬香,在攝氏三十二度的戶外,輕輕一嗅,涼感直透背部,「香味和燈飾一樣,無固定形狀,是很具挑戰的設計。留意這旗艦店採用燻黑木材及灰色大理石裝潢,同樣有着這種味道,而你問我為甚麼用水泥地及牆身飾裝,這是因為我大部分設計都以紅銅、黃銅及鍍鉻金屬為主調,這是最佳布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