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從嘔心瀝血創作到無日無夜排練,一部音樂劇演出過後,接受過台下如雷掌聲,是否必然曲終人散?舞台表演能夠如何繼續流傳?近年,不少香港音樂劇都在本地演出以後,前往內地及其他國家重演,漸漸成為劇團發展的一大趨勢。

  「香港市場實在太小,以七百萬人口的市場,加上在如此的表演藝術硬件狀態下,基本上沒甚麼可為。」春天實驗劇團行政總裁及監製高志森分析,過去十多年香港的舞台表演觀眾總量其實上升,「近二十年,舞台表演變成了一種流行娛樂,很多港產片的觀眾分流了去看舞台表演,不過數目再增加亦畢竟有限。」互聯網的普及,使更多人學會主動尋找自己喜好,高志森認為,即使在同一個年齡層內亦沒有所謂主流,觀眾口味前所未有地分散,個別藝團難以瞄準固定的觀眾群。

  香港話劇團節目主管梁子麒認為音樂劇本身潛在力量很大,以美國百老匯劇院和英國倫敦西區劇院(West End)作為參照,成功的劇可以在當地長演,再將經歷千錘百煉的版本帶到世界各地巡演,除了營利,亦是一種文化軟實力的推廣。以他所見,雖然暫時未有華語音樂劇能夠作世界巡迴演出,卻有不少成功劇作能在發源地長演,尤以日本及韓國表現突出,「香港比較難,這未必與劇作水平有關,更大原因歸咎場地,康文署轄下場地要公平分給不同藝術團體,長演來說需要一、兩個月,這根本沒可能。」

  他指出,康文署外,尚有演藝學院可提供表演場地,然而本地與外國團隊、藝術與商業表演之間競爭激烈,不足夠分配。高志森眼見本地大多數劇團都在如此狀況下生存,認為若以本地市場為依歸,除了適應限制別無他法。

  「世界公演不是一朝一夕,先要獲得認同,那就要想辦法被看見,我們現在做的是一步一步走出去。」梁子麒指香港話劇團離開香港演出次數在過去十年顯著增加,「劇團成立首二十五年不超過十次,單單去年我們已有六、七部戲,共二、三十場出外表演。」音樂劇《頂頭鎚》2008年首演以後,本地重演過兩遍,去月前往北京演出,採用樂隊現場配樂版本,「把劇帶出去,可以跟當地劇作比較,從而看清楚自己的水平,加以改進。」他指近年話劇團與內地及海外不同劇院及藝術節主辦方漸漸建立默契,部分單位更信任劇團判斷,採納因應劇場或場合的演出風格建議的劇目。

  另一邊廂,春天實驗劇團則打從構思之初已將目光放遠,「我們的劇終極目標不在香港,盡可能將作品推往海外,尋找它生存的資源。」高志森將香港視為劇作的實驗基地,「實驗是全方位的,從劇本的表達方法、藝術性、思考性、趣味性,到技術上的運作,比如用多少資源做『五美』。錢是用在刀口位,有限的資源要用在哪裏?」他舉例說,香港儲存布景比造景更昂貴,何不將錢花在角色造型上。自構思初期,他已將到外地演出時實際運作納入考慮之中,「假若一部音樂劇有十堂景,要用兩天搭建,根本不可行,主辦方絕不會在演出日子以外多租一天讓你起景,往往要在當天早上完成,下午行台,晚上演出後距離交場亦可能只有一個半小時拆掉離場。」所以相比1997年製作《窈窕淑女》大花七十五萬元造景,今天則會盡量使用投影表達,「因為我們要走埠,製作上三小時就要搭好。」他認為若然有意將船隻駛出更廣闊的大海,必須在各方面的考慮裏早早栽種這樣的發展意識。

  高志森稱從多年前主動向海內外不同地區劇院發放資料推銷自家劇作,到近年漸漸有更多劇場主辦方主動招手。「近七、八年,我們在香港的演出甚至累積一批珠三角的觀眾,他們會專程過來看表演。」劇團音樂劇《窈窕淑女》三個月前重演,他憶及其中一天觀眾特別多,演後部分觀眾留下交流,「原來他們來自廣東省,有媒體,也有劇院節目搞手,自發組織幾十人來看劇,紛紛查問有沒有可能把劇帶到他們的地方演出。」結果促成多個合作機會,劇團最近為九月分別到中山、順德、廣州和澳門的演出積極排練。

  以香港為創作基地,能夠享有絕對的創作自由,高志森認為這是吸引內地觀眾南下觀演的一大原因,「他們知道在內地看不到某些題材,像我們的《感受鄧麗君》,鄧麗君是國民黨出身,身分具爭議性,劇中牽涉她生前渴望回中國卻無法實踐的情節。」香港的劇作除了題材自由,近年廣東話更成為賣點,他強調這是香港劇團將劇作帶到內地演出發展的重要啟示。

  「過去三年,並非只限於珠三角,在蘇州、無錫、上海,到很北的地方如哈爾濱、天津和北京,甚至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竟然都大受歡迎,只要字幕處理得好,廣東話不再是問題,甚至為表演加分。粵語有九聲,觀眾覺得即使罵人也罵得更動聽!」他認為這是基於內地觀眾近年經歷大量韓劇和荷里活電影訓練,開始追求原汁原味,對外來文化表示尊重。

  梁子麒同樣留意到內地市場的興起,中國開始積極投放發展文化產業的資源,比起本地,內地不乏演出場地,但技術配套則比較參差,「音樂劇對舞台技術的要求很高,比如音樂起播時背景要剛好完全降下,所以音響、燈光的控制都必須很精準,不同於話劇,慢了也許不察覺。」他認為除了北京和上海的某些劇場外,達標的演出舞台不多,而華語音樂劇界中,亦暫時未見能達到在國內外不斷巡演水平的劇作,「大家都在努力,都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