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時,主任傳來WhatsApp訊息,召他馬上回公司,他深知不妙,難道是要宣布裁員?「你來看看這裏!」只見主任睜開跟他一樣惺忪的睡眼,攤開他昨天完稿、今天刊登的採訪文章。他倒真的從頭到尾看一遍,但仍然找不到問題所在。老實說,為了這篇稿,他前前後後核對過不下五遍,最後還把不肯定的資料刪掉,就算小錯難免,大錯也應該不存在。

  主任見他沒甚反應,「哼」了一聲,指着其中一段,叫了起來:「你寫受訪者是在美國這所大學畢業,但他根本沒有到過外地讀書!」他張大嘴巴,心跳亂七八糟,他強逼自己鎮定下來,才想起這是他從不同相關網頁綜合得來的資料,便解釋了一下,主任卻仍然大搖其頭。「網頁?甚麼網頁?官方網頁嗎?可信度高嗎?你用的原材料是甚麼?」他「啊」了一聲,記得原材料正是這位設計師的官方網頁,他連忙取出手機,以抖顫的手指輸入設計師的關鍵詞,很快便把他的個人網站找出來,來到個人資料那一頁,他瞪大眼睛,本來寫着設計師曾到美國進修那一段,居然不見了。「不會吧?」

  「不會吧?」主任學着他的口吻,提高聲浪,繼續發難:「沒有吧!這是肯定的了,否則怎會有數十封投訴電郵寄來?」

  「數十封?」他也跟着叫了起來。在報館工作四年,雖沒有很大作為,但表現一直平穩,沒有大功也不見得有大過,這次居然要驚動主任,還一收就是數十封投訴電郵,可是頭一次碰到的事。本來囉唆的主任變得更加囉唆:「那當然了吧,人家可是當紅設計師,又長得帥氣,『粉絲』怎會只得那投訴的數十個?我看投訴電郵還陸續有來,你還是求神拜佛別要有人放上網推而廣之,否則就要釀成一次公關災難了。」

  主任狠狠地給他訓話了一番後,着他擬訂一則更正啟事,又立即修改網上版,希望能把負面後果減到最低。但他卻不忿氣,利用工作電腦的網頁瀏覽器的「History」功能,把昨天寫稿時參考過的網頁材料都翻出來。「對了,我有看過這個……曾到美國進修那一段……沒有了……」他又看了其他相關網頁,都是可信性高的主流傳媒文章,卻好像約好了似的一起刪掉了該段資料。「該死,我明明有看到的!」

  他初則疑惑,繼而吃驚,然後心慌。明明只是一天……不,只是大半天的事情,怎麼世界好像忽然變了樣?他本來想致電那位設計師求證,但想起其助手說他接受訪問後立即離港兩周,便打消念頭──想啊想,他甚至連那助手都不敢聯絡,若對方知道資料出錯之事,後果可大可小,他雖然不聰明,但也不至會自投羅網那麼笨。

  「咯咯咯──」他沉思着,聽到敲枱聲,才察覺主任走了過來。「更正啟事寫好了沒有?網上版修改了沒有?」他這才記起自己的工作,「即……即辦!」這一天,他如常的忙碌,寫稿的寫稿,訪問的訪問,幾乎忘了報道資料有誤的事情,回到家即倒頭大睡。

  翌晨八時,主任又傳來WhatsApp訊息:「快回公司,你那篇文章又出事!」他好不容易按捺得住的焦慮又跑出來了,草草梳洗,快快用餐,急急趕路。主任板起比昨天更黑的面,讓他看自己的電腦熒幕。「你怎麼搞的?又來數十封投訴電郵,他們這次說設計師有到過美國進修,官方網頁可以作證!你昨天不是已查清楚了嗎?我們還居然刊登更正啟事!」他立即拿出手機,這次他手不再抖震,很快就把其網站找出來,設計師曾到美國進修這件事,居然又一字不漏的在個人資料一段載錄。「不會吧?」

  「不會吧?」主任又學着他的口吻,提高聲浪,繼續發難:「一錯再錯,你怎麼可以那麼疏忽?你現在甚麼都不要做,快快處理這份稿件。我告訴你,我不想再在這件事糾纏下去了!」他拖着氣急敗壞的身軀回到工作桌,再一次翻出其他網頁查證,難以置信的是,只是一天的時間,那些網頁居然又統一口徑的報道那設計師曾到美國留學一事。他感到乏力。在數位訊息洪流裏,是非真假,他無力判論。

  思前想後,他這次終於致電設計師的助手,對方這樣回應:「他現在身處外地,我們也聯絡不上他,如果官方網站是這樣寫着,事實就是如此。請你們作出更正吧。」他歎了一口氣,再次在網上版修改文章,又逐篇投訴電郵回覆、致歉,他發現,有好幾封電郵地址,是昨天都有寫電郵來投訴的,但從指責內容看起來,好像兩個人似的。但他已不想也無力深究了。

  接下來的一兩個月,他幾乎每天都上一上那設計師的網頁,不看到他在美國讀書那一段,就不能安心下來──天曉得甚麼時候歷史又會被改寫?而在往後的採訪撰文工作,他參考的資料比從前多出一倍,又不厭其煩的為不同瑣事向被訪者親口求證,還錄了音,才放心寫出來,可想而知,他受到的精神壓力有多大,工作時間也當然比從前的多了不少。主任看在眼裏,覺得他愈來愈不勝任工作,亦因那篇一錯再錯的文章留下壞印象,便在一次裁員潮請他離開。

  這對他何嘗不是解脫呢?幸運地,他不久便找到一份電影院的差事,工作輕鬆得多,他對資料的疑惑和焦慮的情況,也似乎緩和了下來。同事對這位來自報界的新夥伴好奇不已,除了問及傳媒秘聞,還一起討論電影。

  「你有看這套電影吧?覺得怎樣?」「有沒有看呢?請等等,我每次看戲後都會在社交平台貼文抒發觀後感,還特地開了一個專屬的Photo Album,我查一查吧……是去年上映的,應該很快便找到……咦,沒有呢?我好像還跟女友一起看的……但社交平台沒有貼文……唔,我果然還是沒看過的吧……」(完)

  文:黃子翔,報館文化編輯,偶爾寫小說,愛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