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是已故著名作家張愛玲的書迷,不難發現她的作品當中,或多或少都提到美食,例如其散文《談吃與畫餅充飢》便說過:「中國人好吃,我覺得是值得驕傲的。」如今她離世逾二十年,一眾書迷對她還是念念不忘,觸發大廚以書中美食作藍本,製作一系列菜式紀念。

  一九四三年的五月天,張愛玲的小說《沉香屑:第一爐香》問世,震驚當時的中國文壇。七十四年後的今天,帝京酒店由即日(5月10日)至7月31日(一)推出愛玲宴(每位$480,兩位起),原來一切都是機緣巧合,「有一班張愛玲書迷到酒店飯聚,跟他們傾談之下,想到既然有紅樓宴,那為甚麼不能有愛玲宴?」酒店中菜總廚江肇祺師傅笑說。有了此想法後,書迷為酒店精選張愛玲談及美食的幾本著作,江師傅跟其他大廚於是書不離手,根據書中陳述,將愛玲筆下的美食實體化。

  「由於我們是粵廚,將書中談論的上海菜或山東菜,演變成適合香港人口味的美食,這是最難的一部分。」江師傅摸摸頭,苦笑了幾聲。就像頭盤涼菜六點,其中的爆玉米花是張愛玲小時候愛吃的零食,江師傅直覺以為爆玉米花即爆谷,但仔細一想當時爆谷尚未在上海流行,故此爆玉米花應是米通的意思。精緻小巧的爆玉米花,煙韌的糖膠微微黏著牙齒,香脆甜膩,難怪出身名門的張愛玲也愛吃。

  江師傅製作菜餚時,為了因應實際情況,部分菜式不得不作改變,「《金鎖記》中女主角被喻為螃蟹,因為她雖有螃蟹般強硬的表面,但內心只不過是個可憐人。」他向我遞上銀白色的蟹形盤子,上面放了一隻炸得金黃的軟殼蟹,「原著所指的螃蟹實在太大隻,吃上兩口便飽肚,如何還能吃其他菜餚?因此我們換上同樣能象徵女主角的軟殼蟹。」輕咬一口,啖啖天然的鹹香味散發在口腔的每個角落,這一刻似乎已感受到女主角當時的無奈。

  細閱餐牌,發現不少菜名十分有趣,例如當中名為《神仙鴨子》,原是山東名菜,「這道菜取自小說《花凋》,相傳在明代時已是孔府名饌,必須選用一歲較年幼的鴨子入饌。」他解釋這名菜的製法,先以滾水將鴨子的膻味和血水逼出,再油炸八分鐘,然後與上湯、米酒、金華火腿、果皮、冬筍、紅棗、白菇及冬菇等材料燉熟,吃起來豐潤而不膩,嫩滑入味,每一口都是精華,不愧為古時大戶人家的桌上美食。

  愛玲宴共八道菜,全部都和張愛玲有關,就連近代作家胡蘭成提及過,與張愛玲同居時愛煮的鍋燒魚頭豆腐亦備有,連甜品也選用張愛玲名著《半生緣》內曼楨最愛吃的栗子粉蛋糕。每道菜均精心設計,目的是通過美食將書迷帶到張愛玲的文學世界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