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每年差不多這個時間,都叫全城影迷舟車勞頓睇好戲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又在熱鬧展開,第四十一屆以「十年再見楊德昌」為焦點,選映楊導七部作品,其中修復版的《青梅竹馬》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便最惹人注目,如果讀者都是座上客,大概已看了蔡琴難得一見的銀幕演出。

  蔡琴是台灣著名歌手,以辨識度極高的低沉通透嗓音著稱,不少歌迷相信早已聽遍《不了情》、《恰似你的溫柔》、《你的眼神》等她多首首本名曲。雖然她也曾在白景瑞電影、改編白先勇小說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中「亮聲」,以《最後一夜》為主題曲,但她跟電影有關而又令本地樂迷/觀眾記憶猶新的銀幕作品,要數《無間道》系列。

  雖然她沒有參演其中,但她的《被遺忘的時光》,就在劉健明(劉德華飾)和陳永仁(梁朝偉飾)於高級音響店裏,聽着「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音響時響起醇度極高的音色──是誰,在敲打我窗?是誰,在撩動琴弦?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這首歌,從此成了《無間道》中叫角色和觀眾稍事放鬆的美音。蔡琴的名字,也因為這首歌重新爆紅而更為港人尤其是年輕一輩認識。

  《無間道》系列令蔡琴的名字/歌聲重新在本地觀眾耳畔響起,其實她早就參與了關錦鵬的《地下情》,演一個很適合她演、思念身處台灣男友的憂怨酒廊歌女,米鋪少東男主角正好就是梁朝偉,也就是說,蔡琴在銀幕中早已跟他遇上,《無間道》是(聲音)重聚。

  說起來,蔡琴在電影的身影其實不多,《青梅竹馬》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已佔去了兩部。兩戲都是楊德昌的作品,大家可能還記得她跟楊德昌曾經有過一段婚姻,兩人因拍攝《青梅竹馬》結識,後來楊導提出跟她發展「柏拉圖式愛情」無性婚姻的關係,蔡琴答允,這段婚姻維持了約十年,兩人後來皆再婚去了。

  筆者沒有錯過好戲,在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欣賞了《青梅竹馬》修復版,對年輕時蔡琴和侯孝賢的外貌與演技,還有當時台灣社會風貌、人們的心靈躁動和社會氣氛,留下了深刻印象。

  蔡琴在戲中扮演男主角阿隆(侯孝賢飾)女友阿貞,阿隆剛由美國回台,準備再往美國跟姐夫合資生意,這一去,可能也是移民之時,就在前景充滿變數的那一刻,他卻接二連三碰上倒楣事,又頻頻借錢予身邊人,經濟狀況轉差,另一邊廂,他跟阿貞關係似近還遠,後者碰巧也失業,跟男友的隔閡和矛盾漸生,在那個焦躁不安的時代,這對青梅竹馬的關係乃至個人前景,充滿暗湧。

  她沒有在戲中引吭高歌,觀眾大可好好欣賞解下歌手襯衣的蔡琴演出,不過擅唱的蔡琴非演員出身,楊導也似乎特別喜愛素人演出,電影風格平實、調子淡然,觀眾大概不必期待她揮灑叫人難以忘懷的演技。

  然而,這部戲集合了幾位「台灣新電影」浪潮的舉足輕重人物──楊德昌(導演)、侯孝賢(共同編劇、演出)、吳念真(演出)等等,當然還有台灣民歌重要聲音的蔡琴,《青梅竹馬》都讓人緬懷那段純粹而美好的年代。文章寫到末尾,筆者找來了蔡琴和黃耀明合唱的《花天走地》,欣賞她在前衞電子音樂背景下的另一種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