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擔任電子工程師的五十歲單志華,去年十月突然心臟病發,致部分肌肉壞死,左心室於十五日後開始衰竭,心臟功能曾僅剩一成,急需換心。然而,他苦候至今已逾半年,其間曾多次出現併發症,包括中風甚至腦出血,現時僅靠植入的體外心室輔助裝置「吊命」。其唇齒相依的愛妻、哥哥及主診醫生昨日召開記者會,呼籲市民支持器官捐贈,慷慨捐出逝世親人的屍心,讓志華能換心續命!

  單志華過往身體健康良好,每周抽三、四日去跑步,閒時亦會行山。惟他自去年十月廿五日突然心臟病發,被送入屯門醫院進行俗稱「通波仔」的冠狀動脈介入手術,惜部分肌肉已壞死,同日轉到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十五日後,即十一月九日他因左心室衰竭,轉到心胸外科植入體外心室輔助裝置,以代替左心室功能「吊命」。

  至今,單的心臟功能僅剩不足一成半,甚至曾低至一成,完全無法維持血壓,急需換心。單的血型是A+,重六十四公斤、高一點八三米,目前在同血型及體形的病人輪候換心名冊排首位。

  主診醫生、瑪麗醫院心胸外科顧問醫生何嘉麗表示,單植入體外心室輔助裝置逾半年間,曾多次出現併發症,包括中風、腦出血,以致視力及左身活動能力受影響;醫護曾在其輔助裝置的喉管發現積血塊,而更換了兩至三次,也發現他的血液曾受感染。猶幸他中風後的康復情況良好,肺臟、腎臟及肝臟功能正常,在協助下可進食及行走,故仍適合換心。

  何續說,為單所用的抗生素已去到第三線,因為他使用第一線抗生素後嚴重出疹,皮膚潰爛,用第二線又出現抗藥性,上周仍在發高燒。她擔心,若單再等下去,會增加受感染的風險,若有細菌入心,並走遍全身,後果「一發不可收拾」。

  然而,由於單高一點八三米,過去雖有兩個屍心捐出,但一個因心臟功能差、另一個心臟不夠大,而未能為單進行屍心移植。何說,單目前植入了的體外心室輔助裝置有助減肺壓,令他可接受體積少一成至一成半的屍心,故以一點六米高、O或A血型、十八至六十五歲的男腦幹死亡者的屍心為佳。

  「佢每日同時間挑戰緊………」與單結婚十一年的單太呼籲市民支持器官捐贈,慷慨捐出逝世親人的屍心,讓唇齒相依的丈夫能換心續命,「我最期望就係佢出院,返屋企沖個涼,食碗雲吞麵,然後完成佢的機械人。」

  據瑪麗醫院資料顯示,今年至今本港僅進行了兩宗心臟移植手術,較去年全年的十二宗少,目前仍有約三十名病人亟待換心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