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術三月的確熱鬧,大家穿梭兩大藝術博覽和各大畫廊之間是否有點吃不消?其實精采的藝術展覽並不限於中區海傍,觀塘一隅,有一個不落俗套的版畫展,雖然有點冷門,大家不妨看看市場主導下香港當代藝術的另一面。

  說版畫在香港是「冷門」並不為過,也確實無奈。這個中國人發明、肩負文化傳播與傳承重任的創作類別,在市場主導下,與「主流」的油畫或雕塑相比,顯得斯人獨憔悴。正因如此,一新美術館舉辦的《印象相傳:香港新版畫》展覽尤為難得。除了以版畫獨挑大梁的展覽在香港不常見外,參展的香港藝術家只有牽頭的鍾大富是版畫科班出身,其他的都是以水墨、油畫、攝影等創作為主,這次將擅長的創作以版畫技法呈現,比起一般版畫作品更加豐富。

  這個展期到今年6月10日(六)的展覽網羅了香港多位具有代表性的藝術家,包括陳育強、周俊輝、林東鵬、盧君賜、尹麗娟、黃麗茵、謝炎安和凌展鵬,風格不一,如陳育強以中國最早印刷品之一《敦煌王玠本金剛經》為起點的《金剛經》系列、鍾大富運用拿手的岩彩與金屬箔技術創作、以《美國夢》為題的作品,而周俊輝就乾脆把他的實驗品──以簡單紙盒做成的暗箱與明箱──拿到現場。

  「藝術史上其中一個未解之謎是荷蘭大師林布蘭(Rembrandt)的正面自畫像。除了他的嘟嘴表情夠特別外,很多人認為他是利用了光學工具畫成的。於是我想重現四百多年前的情況,模擬他可能利用了的工具,不過過程並不容易,失敗了的作品我也展出來讓大家參考。」據周俊輝解釋,他用了「暗箱」和「明箱」的方式,以平鏡、凸鏡和透鏡,配合不同顏色和質料的防腐塗層,出來的效果就有不同。現場展出了他的實驗成果──模仿林布蘭戴帽張口的自畫像,連同各幅不同效果的實驗品,整個創作過程、意念,以及版畫的製作特色一氣呵成,相當有趣生動。

  至於擅長在木板上繪畫的林東鵬表示,直接畫在木板上與版畫以間接方式表現線條的差異,是他感興趣的地方,而且版與印出來的畫同時製造了兩個既是一體又不相同的有趣畫面:「兩面本來就是一體,只不過各懷鬼胎,與我認識的世界一樣。」他的展品就簡單地稱為《一體兩面》與《一面兩體》,以非常簡單的線條勾勒了一個本身人像,究竟哪一個是主體?哪一個在主導?哪一個才是真?這些似是而非的問題,以版畫的多版、複製的特性來詮釋似乎更加貼切。

  美術館總監楊春棠解釋,中國的造紙、印刷和印拓等技術是傳揚文化的重要基石,不僅將前人的文化保存下來,也藉着書本印刷令文化得以普及。中國書籍印刷業到了明朝達到巔峰,藏書蔚然成風,出現了不少大藏書家,當時幾乎每一本書都有插圖,於是木刻畫廣泛流傳,成為珍貴的藝術品。到了抗戰時代,魯迅先生更提出以傳統版畫救國,成為抗日的重要宣傳工具。

  可惜發展至今,版畫似乎備受冷落,從市場去分析,版畫因為有版數,讓人覺得會影響升值,香港中文大學美術系甚至曾經考慮取消版畫科。推動版畫不遺餘力的鍾大富老師感慨地說:「目前許多展覽都以策展者作主導,展覽就是策展者的意念、思維和表說,藝術家只是他們的工具、意念的具像呈現者,而傳統的媒體特性、材料的運用、技術的掌握,都被認為是次等,工藝的範疇,甚至被忽視。因此以傳統藝術媒體為主導的藝術展覽,慢慢在藝壇被忽視,年輕的一輩藝術家就缺少了機會去接觸,形成意念與技巧不平衡的狀態。版畫藝術當然以版畫家的意念行先,但其作品的完成,是由製版、印刷和材料的選用這三大因素結合而成,箇中的複雜程度,表面上已令新進的藝術家和藝術學生望而卻步,因此近年有水準的版畫展覽少之又少,這次展覽以一群不是以版畫創作為主的香港中堅藝術家,對版畫藝術和技術作一展述,其結果卻令人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作品的完整度和藝術程度之高,與版畫家的作品相比,絕不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