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台灣文化、台灣音樂一直受到港人歡迎,但我們對台灣音樂,乃至被稱為台灣流行音樂起點的民歌來龍去脈,又有多少認知?筆者迷上了台灣音樂多年,曾跟台灣著名樂評人馬世芳(他的母親陶曉清正是台灣民歌重要推手),稍為上了台灣流行音樂歷史一課,卻始終對上世紀七十年代於當地興起的民歌浪潮未算深刻,於是侯季然執導的民歌紀錄片《四十年》,便正好來個痛快補遺。

  《四十年》以二〇一五年台北小巨蛋舉行的《民歌40──再唱一段思想起》演唱會為軸心,但鏡頭不止緊隨陸續登場的資深歌手,如胡德夫、吳楚楚、李宗盛和木吉他樂隊、包美聖等人的身後面前,還不時插敍了眾人的訪談段落,也有越洋過海的鏡頭影蹤,好像楊弦就移民了美國──這一塊台灣民歌拼圖,可真脈絡豐富,也叫樂迷看得趣味濃郁。

  「台灣的民歌音樂會每年都有,但十年一次大型的,在台灣流行音樂中算是有資源、有消費力的流派。」劇情片、紀錄片兩邊走的侯季然,是民歌二十年那一場音樂會的座上客,想不到二十年後,他便扛起攝錄機,把四十年的一場記錄下來。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成長的他,坦言他那一代台灣人聽流行音樂的時候,台灣民歌已漸漸褪色了,但本來唱民歌的歌手或相關人物,紛紛進入了唱片工業,成了監製、作曲人,好像李宗盛、段鍾沂段鍾潭兄弟(滾石唱片)、吳楚楚(飛碟唱片)等等,「可以說是民歌改變了台灣音樂產業,裏面的人、做事的方式都被改變了,其中民歌很重要的觀念──重視原創,也改變了流行音樂的形態。」

  台灣音樂不是侯季然初次涉足的拍攝題材,他本來就為不少台灣歌手,如蔡依林、郭靜、黃玠的MV執導,也早於二〇〇七年拍攝了「台灣流行音樂產業史」系列紀錄片《聽時代在唱歌》,在製作《四十年》前,他已跟一些片中的音樂人、歌手訪問過兩三次了,「當陶姐(陶曉清)、李建復(《龍的傳人》原唱者)等想拍攝《四十年》,便想到我了。」但他一開始還是感到猶豫的,一方面覺得已經拍過相關題目,一方面《聽時代在唱歌》讓本來是「粉絲」的他,一下子認識了許多台灣早期歌手,愈發覺台灣不少前輩歌手,並沒有得到很多關注,便想在《四十年》拍出不一樣的東西:「把台灣民歌早期人物的事情和想法說清楚。」

  《四十年》裏特別叫筆者難忘的畫面,包括那個「砸可樂瓶」事件還有陶曉清對該事件的回應、侯德健和李建復談《龍的傳人》、抗癌成功的邰肇玫等等,當然李宗盛和木吉他樂隊的一段也很有趣。侯季然亦喜歡蔡琴、齊豫等等,但這些著名女歌手,卻沒有給拍進《四十年》裏,「《四十年》比較集中草創時期的人物,而且這些很大名氣的歌手,已有很多報道了。」

  他又提到特別想拍楊祖珺,「她很少被拍,不太願意受訪,已經有許多年不想談民歌。」楊祖珺跟李雙澤、胡德夫一樣,覺得民歌、歌詞可以改變社會,那個年代都去工場、農場唱歌,「這一塊在台灣民歌來說較少被觸碰,但我覺得特別有趣。民歌,其實有許多不一樣的人、想法、理想在其中。」

  筆者是在文藝復興基金會、UA CineHub、人人映像主辦的《唱出自己的歌:音樂電影節2017》中,欣賞《四十年》的,兩場放映會已經完結,但《唱出自己的歌:音樂電影節2017》舉行至三月二十六日(日),還有《Cobain:拼貼搖滾》、《謎之音》、《Bjork的音樂宇宙》等節目播放,至於同樣記錄台灣音樂的,有Jean-robert Thomann的《那魯灣》,三月二十二日(三)晚上八時於UA iSQUARE有最後一場,未知票房情況如何,有興趣的讀者要留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