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9月啟幕以來,M+展亭已推出了兩個展覽,接踵而來的第三個展覽名為《曖昧:香港流行文化中的性別演繹》,於這個多姿多采的藝術3月適時上場,亦是M+視覺文化博物館首個探索流行文化的展覽,突破傳統美術館予人規矩也高不可攀的感覺。

  音樂、電影、小說、電視、廣告等香港流行文化,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交織出一個叫人津津樂道、回味無窮的黃金時期版圖,無論是主流、實驗等不同創意,都對當時社會影響深遠,其感染力甚至仍然持續。當中一大切入點,恰恰是這次展覽的題旨──性別演繹,也就是男女性別觀如何挑戰主流、當中所產生的兩性或者中性美學。君不見張國榮在演唱會穿高跟鞋、梅艷芳在電影中女扮男裝、羅文的前衞形象,至今仍叫人記憶猶新、津津樂道?

  「性別無可否認是人生一部分,你的性別與生俱來,喜歡打扮如何、髮型怎樣,是社會建構出來的。」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Tina)如是說。在策展之初,他們已打算以流行文化為方向,「M+是視覺文化博術館,性別演繹既是當代議題,其內容在視覺上也吸引,亦是其他美術館較少涉足的範疇。」M+香港視覺文化助理策展人周麗珊(Chloe)則提出一個很好的問題:「講到流行文化,你最想看的,是裝扮性感的靚仔靚女?其實都擺脫不了性別演繹。」

  《曖昧:香港流行文化中的性別演繹》展出逾九十件橫跨1960年代至2016年的作品,主要檢視香港流行文化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視覺文化,展場分為四個部分,當中最吸引觀眾眼球的,要數第一部分裏,羅列羅文、梅艷芳、張國榮的經典演唱會服飾、影片和錄像等展品,相信會招徠許多「粉絲」關注。「這三位巨星做了前人沒做過的事,真的是先鋒,影響力超大,他們的創意、前衞,時至今天仍然值得細味。」在英國長大的Tina,憶述當年梅艷芳的歌聲、演技,越洋過海,令當地華人社會着迷,其影響力可想而知。「她形象百變,在舞台上毫無保留,敢作敢為,是一個模範,作為女性,會特別欣賞她。」

  Chloe是八十後,不諱言她跟她媽媽的偶像都是張國榮,聽着他的歌成長,「想不到『哥哥』聲線如此清雅,後來有那麼狂野的性別演繹。作為一個明星,他固然有千般包袱和枷鎖,卻仍然願意推展社會上性別演繹的空間,我們作為普通人,是否更應該多想一下,到底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在芸芸展品中,「哥哥」在演唱會穿過的高跟鞋,最令她感觸。「當年引起社會譁然,現在大家對他的看法又是否一樣?當年接受不到的事情,今天又是否接受到?」

  除了羅文、梅艷芳、張國榮的第一部分,展覽第二部分為關錦鵬《胭脂扣》、王家衛《重慶森林》等電影片段,第三部分則探討流行文化與平面設計的關聯,展出香港著名設計師陳幼堅、夏永康、張叔平和又一山人(黃炳培)的多媒介創作,包括唱片封套設計、雜誌封面和攝影作品。第四部分是M+藏品,觀眾可從作品了解流行文化如何成為藝術家及設計師的創作素材,好像石家豪筆下的香港摩天大廈景觀、何倩彤和黃漢明以藝術作品向電影致敬,展品也不囿於香港,好像日本波普藝術家田名網敬一的拼貼創作、新加坡設計師陳益的雜誌設計等等,均豐富了展覽的多元性。Tina補充:「表達流行文化不同年代的全球性、流動性和傳播性。」展覽主題給定下來了,他們在M+藏品中找相應展品,發現數量不少,「反映香港藝術家受到流行文化很大的影響。」

  說到底,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香港流行文化最美好的年代?「不可以這樣說。」Tina笑了起來。「畢竟現在流行文化的傳播方式已經不一樣了,從前家家戶戶每晚都圍着看電視,凝聚力與今天不同。」Chloe也有同感,指出從前比較集中,明星是Larger than Life,「如果他們挑戰性別定型,受眾自然覺得整個社會都在做同樣的事。現在則較為支離破碎,很難找出一個主導,但不代表社會已不再挑戰性別或角色定型。」

  曖昧,總給人一個美麗而富想像性的空間,既然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本地流行文化的性別演繹那麼精采,又觀乎今天修身健體豐胸廣告無孔不入,現在的流行文化,是倒退了嗎?「留給觀眾思考吧,反正現在大家接觸的流行文化都不同了。」然後Tina笑而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