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是傳統鐘表王國,一隻Swiss Made的腕表,肯定更叫人趨之若鶩。原來從今年起,只要腕表有60工序是在瑞士進行,已可印上Swiss Made字樣,不過,瑞士業界近年對Swiss Made的討論意見不一,表壇猛人Jean-Marc Jacot甚至退出有關協會。H. Moser & Cie.行政總裁Edouard Meylan,最近罕有地在大型表展上,宣揚「好Swiss」製表原則,觀乎旗下品牌連續幾年逆市大賣,去年更錄得雙位數字升幅,且看這位製表業正能量生力軍,是如何逆流而上?

  「腕表製作,怎能依靠其他國家或地區?」在剛完結的瑞士日內瓦高級鐘表展(SIHH)上,Edouard Meylan不理業界眼光,高調播出一套諷刺不是100% Swiss Made的影片,還利用電影《星球大戰》開場字幕來二次創作,自己則扮演一位瑞士牧牛童,以歌唱諷刺現今的Swiss Made標準,又說芝士是百分百瑞士原產,於是造出一枚芝士腕表,震驚瑞士各界。

  且慢且慢,Edouard Meylan不是「憤青」,反而來頭不小,父親名叫Georges-Henri Meylan,曾任多個腕表品牌重要職位,現任瑞士製表文化基金會主席,其家族更被譽為瑞士鐘表業五大家族之一。父親退下腕表業前線後,2012年創立MELB集團,投資醫療科技產業之餘,還希望在傳統鐘表上花點心機,便召回兒女到MELB幫忙,「父親用我們幾個(兒女)名字的首個字母命名公司,我是Edouard,也就是『E』。我最初不太熟悉鐘表業,唯有不斷尋找新路向。要腕表百分百Swiss Made是非常困難,但無論如何,我們也要朝着這個方向走。」

  現時H. Moser & Cie.能做到最少95%是瑞士製造,「但這不是極限,所以我想到用家鄉的芝士Vacherin Mont d'Or Cheese製作表身,正如在Swiss Made影片中所說,瑞士人是魔術師,沒有東西是不可能。我們找到創新的itr2複合材料,只要混合芝士就變成永久性固態,進行加工和拋光處理;表帶方面,我用瑞士牛皮和牛毛製成,而紅色Fumé煙燻表面則與瑞士國旗相似。」

  這枚名為Swiss Mad的芝士表,售價是1,081,291瑞士法郎,即約一千萬港元,怎會這樣驚人?Edouard笑說,這是瑞士聯邦簽訂日1921年8月1日的倒寫。雖說Swiss Mad售價是個象徵,但SIHH開展首天,已有多位收藏家向他們斟洽,希望能購入這枚表,甚至不計較售價多少。

「暫時不會售賣這表,但我說了瑞士製造業界心底話,之後收到很多電郵,大家都在鼓勵我們。」

  筆者好奇,瑞士生活指數高,腕表要95%瑞士製作已是很難,怎樣控制成本?「不能因為成本上漲而減少瑞士本土製造的百分比,我們把製表工序重新議訂,例如統一機芯的大小。一般機芯會用六種不同的螺絲,這需要六組生產線,成本自然多六倍,我與表匠們反覆研究,把機芯改變,在不影響其性能下使用同一種螺絲,那已經省卻了很多成本,集中人力到製作上,令螺絲等非主要零件變得更加精細。」

  Edouard發表大膽言論已有前科,在2014年,瑞士國家銀行多次大幅調整匯率,令業界無所適從,但礙於瑞士國策,唯有啞忍,Edouard忽然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瑞銀總裁Thomas Jordan,指出如果匯率繼續浮動,製表業可能會出現把製作工序轉移到德國或法國等地方。這封信引來很大迴響,傳媒大肆報道,一時間,Edouard成為了製表業的正能量生力軍。「很多人說H. Moser & Cie.的腕表Undervalued的,但加價不是一個好方法,相反,廠方要在不同經濟氣候中,保留傳統手工,再提高水準,這才是正確做法。」過去幾年回軟市道中,Edouard主理的品牌銷量不跌反升,單是上年的營業額,已有雙位數的增長,部分腕表更在展覽首天售罄。2017年,Swiss Mad芝士表再次令Edouard登上另一頂峰,發展更新的瑞士製造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