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不是K-pop的粉絲,卻在二月三日晚上,坐在香港管弦樂團舉行的《歌劇天后:曹秀美》觀眾席上,靜待這位韓裔世界級女高音主角進場。

  樂團先來一首蘇佩《詩人與農夫》序曲暖場。一曲奏盡,曹秀美穿着一襲金、紅、藍多層裙子,徐徐步進舞台,樂迷無不大力擊掌歡迎,她像一隻玩弄嗓音的雲雀,把輕鬆妙趣的羅西尼《西維利亞理髮師》──當愛人的聲音充滿我心,演繹得淋漓盡致。及後幾首歌曲,包括貝利尼《卡普雷與蒙泰奇家族》──看我穿戴華美、《清教徒》──我是美麗少女、《諾瑪》──聖潔的女神等等,她的花腔歌聲裏,時而靈巧婉約,時而高亢激昂,時而憂怨動人,其衣着也不讓變化多端的歌聲專美,她猶如穿花蝴蝶一般,耀眼閃珠片裙、亮白婚紗、艷紅長裙,美輪美奐、交替上場,在台上的曹秀美,光芒四射。

  「我這些是不是應該叫做K-opera?」台下的曹秀美,幽默機智,如此說來,她就是K-opera女王了。《歌劇天后:曹秀美》不是她第一次踏足香港舞台,上一次,大概是2014年的《巨匠經典C:曹秀美》,這也是香港管弦樂團的節目,當時的指揮,是同樣原籍南韓的朴正鎬。「我真的記不清楚曾來港演出多少次了,但過去三十年來,肯定超過十次。」她說,香港是東方之珠,港人把亞洲文化接通西方,視野寬廣,「受到西方文化影響,這個城市熱愛古典音樂。」

  《歌劇天后:曹秀美》這場向傳奇歌劇女王Maria Callas致敬的音樂會,對她意義頗大,「她是我歌唱事業的女英雄,過去我曾多次想像這場音樂會是甚樣模樣,現在終於能在世界各地不同舞台上,演唱她的歌曲了。」她喜愛Maria Callas的一切,包括她的生活方式,「我當然不希望好像她那樣悲慘收場(有說Maria Callas死於服藥過量引致心臟衰竭),但她的故事的確叫人着迷。」除了Maria Callas,澳洲女高音Dame Joan Sutherland是她的第二最愛。

  小時候的曹秀美,跟其他孩子一樣,在母親要求下學習歌唱、舞蹈、鋼琴。「我記得當時我是頗擅長音樂和藝術。」後來她在電視歌唱比賽中贏得冠軍,然後入讀Sunhwa Arts Middle School,繼續研習唱歌,「學習過程難免是苦差,但當我開始明白所有歌曲意義、歌劇歷史時,我就為之着迷了,並以成為世界最優秀歌手為目標。」還記得第一次聽到的歌劇曲目是甚麼?「當然記得!就是《嵐嶺癡盟》(《Lucia di Lammermoor》)的女高音詠歎調《Il dolce suono mi colpìdi sua voce》,這是我第一次聽見詠歎調,十分激動。」至於她第一次演的歌劇,是莫扎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當時是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Music College二年級生的她,在劇中飾演Susanna一角。「我的練習可刻苦了,不僅要理解角色、勤練歌曲,還要令舞台演出沒有差錯。」

  雖然她考上了這所南韓數一數二的大學,又上過許多理論課堂,但她還是不滿足,覺得始終無法專注音樂學業,後來她的教授建議她到意大利學習歌劇,又得到家人支持,雖然家境並不富裕,她還是追逐理想,留學意國,並逐漸把歌劇歌唱技巧融會貫通,「Accademia Nazionale di Santa Cecilia有許多好老師,他們無私地把知識和經驗傾囊相授。」她對意大利的感情早種,現住在距離羅馬中心約四十公里、風景秀麗的弗拉斯卡蒂。

  最愛哪些歌劇作品?「我甚麼都愛!但我較喜歡意大利歌劇,只因學習意大利歌劇多於其他歌劇。」她又形容音樂劇是歌劇的「Cousin」,只是前者用到較複雜的現代製作科技,故事情節也比歌劇寬廣,所以許多受歌劇訓練的歌手,都能輕易轉戰音樂劇世界。「我是音樂劇的大粉絲!我在倫敦、紐約時,每當有空,便會盡量去看音樂劇,愈多愈好!」談到音樂劇,她同樣如數家珍,最愛是誰?《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是也。

  音樂,令不同語言的人溝通無阻,當中流露許多情感、意念,作為歌手,她願意成為這麼一個「信差」,傳遞生命裏的愛與痛。《歌劇天后:曹秀美》落幕,曹秀美「安歌」三次,樂迷仍不捨她離開,而她便提着輕快步伐,繼續走向下一個音樂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