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九千個民生工程的一百二十四億元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撥款,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屬下的工務小組委員會非建制派議員「撳住政府荷包」的拉布阻撓下,逼近工人無工開和無糧出的死線,小組明日將加開會議討論,剪布的器材應已放在桌上。

  每個財政年度的《預算案》發表後,當局都會把眾多小型工程,納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撥款申請,經立法會一次過審批,比逐項審批節省大量時間,通常都無大爭議,議員信任政府不會亂來。可是,今次連這些工程都逃不過拉布魔爪。

  非建制派議員拉布成癮,最驚心動魄的一次,發生在去年這段時期,高鐵工程超支,要追加百多億元撥款,議員一直拉布至出現爛尾危機,直到死線前兩星期,財委會主席才成功剪布,令這項已花數百億元的工程不致停頓,政府不致因無法付款而毀約,避過面對承建商數以十億元計的索償,眾多工程師和建築工人繼續有工開。

  無理拉布積壓大量工程

  今次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撥款申請遭受拉布,有非建制派議員要求剔出橫洲發展和中部填海研究等二十六項較多爭議的工程,才肯通過撥款,其實這些前期研究工程耗資並不龐大,將來工程落實前,按照機制還須經議員審議,有很多討論空間,不必在現階段連前期研究都不准政府開展。

  去年高鐵險告爛尾,直接影響七千人的飯碗,拉布還令立法會當時積壓了七十個工程項目待審批,同樣因為未有撥款而動彈不得,有靠政府工程吃飯生存的小型企業,甚至出現倒閉危機。

  以往撥款機制運作順利的時候,政府可以較準確計算推出工程的時間,保持均勻節奏。現在卻是一項工程的拉布阻塞大量其他工程,造成大量工人等飯開,到成功剪布了,議員加快審批通過積壓下來的工程撥款,業界又應接不暇。

  民生安全大受延誤影響

  業界早已抱怨這種「一時餓死,一時飽死」的情況,不但令眾多企業生意難做,更令以日薪計酬的工人收入大起大落。

  新一屆立法會工務小組由去年十月開會至今,三個多月來只批出了一項十一億四千萬元的撥款申請,在大埔第九區與頌雅路公屋工地進行平整及基礎設施工程,效率之低令人慨歎。而正受拉布直接影響的,包括七千多項正在施工和一千多項新工程,除了影響眾多建築工人和工程師等專業人士的飯碗,還影響到民生甚至市民生命安全,包括眾多改善地區設施、斜坡維修等項目。

  這還未計算正在排隊等候立會審批的眾多項目。其實,在大眾注意力都聚焦在特首選舉期間,沒有多少人關心議員自彈自唱拉布,議員拉得這樣辛苦卻乏人「賞識」,不如早日結束,就算被主席「劃線」剪布,都得不到社會主流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