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下稱《ifva節》)連同《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下稱《ifva比賽》),雙雙踏進第二十二屆,歷年來為本地孕育不少錄像創作好手,給他們比賽和發表平台,加以發揮、磨練,今屆《ifva節》還設策展成分,加上亞洲新力量組等不同組別的競賽作品,都能在不同層面上敞開觀眾眼界。

  今屆《ifva節》,一如以往設有公開組、青少年組、動畫組、媒體藝術組和亞洲新力量組等入圍作品放映環節,ifva總監范可琪笑着說,今屆比賽收到約八百件作品,更以精采來形容亞洲新力量組的作品,今屆投交這項組別比賽,就多達四、五百個作品。足足佔去參賽作品總數的一半,世界各地獨立影像創作人,對《ifva比賽》的關注程度,可想而知,「而且個個精英!」她特別對來自伊朗、以色列的作品印象深刻。「他們就算講一個很本土的故事,都Universal,觀眾即使不甚了解當地文化,也有共鳴。」

  除了放映競賽作品,今年《ifva節》還有「飄流家園」,以及亞洲新力量組評審之一、《台北電影節》總監沈可尚,特為本地觀眾帶來《到站停車》、《美好的旅程》和《世紀末的華麗》三套作品的放映節目,范可琪稱過去《ifva節》偶有策展成分,但既然坊間已有不少電影節,而ifva的競賽環節始終是強項,有否策展作品,視乎時機和需要,而今屆ifva就設計了「飄流家園」,放映加拿大、新加坡、香港等地關於「家」、「身分」命題的短片,其中尹景輝紀錄片《關於橋底二三事》,探討在港越南難民的露宿生活,頗有看頭。「世界之大,還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關心。」這次「飄流家園」是嘗試,她期待往後《ifva節》繼續觸及不同社會議題。

  放映以外,也有展覽,《CINEMA 2.0:念念不忘》展出四件作品,以聲音、影像、氣味凝住某個時空,好像來自荷蘭的《Famous Deaths》,觀眾躺進一個有如殮房的凍櫃,然後以聲音和氣味,經歷英國已故皇妃戴安娜和梵高的生命最後時光,十分玩味。

  范可琪覺得,香港愈來愈多人做錄像創作,而且拍攝技術「超高」,充其量因受製作成本所限而避重就輕,絕不遜色於其他亞洲地區影像人、短片拍攝人,「但講的故事開始不停重複。」她去年參加《Toronto Reel Asi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等外地電影節,飽覽亞洲作品,比較之下,她覺得本地作品普遍欠缺國際視野,較多集中個人、社會,有時難免情緒抒發,而且均瀰漫一片愁雲慘霧,她坦言感覺侷促、無Way Out似的,這當然跟近年香港社會發生不少事情有關,「對於人文關懷的創作,我們或需要放眼世界。」

  時代轉變迅速,科技發展急趕,始於1995年的ifva,行行重行行,過程中亦有作出不少改變和突破,好像社區巡迴放映,去年也首次舉辦影像嘉年華《賽馬會ifva Everywhere》,讓獨立影像、媒體藝術,推至更廣闊、更普及的層面,她也希望日後能模糊創作人與觀眾的界線,「觀眾可以做創作,創作人也可以跟觀眾碰撞一些創意。」至於進一步發放數碼平台,讓創作人作品以串流形式播放呢?「我們的確希望最終建立一個Digital Archive,但如成本、版權等許多問題仍有待解決,不過我覺得有點刻不容緩,早期《ifva比賽》作品,若不再好好保存,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