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水墨畫?中國傳統水墨畫家會告訴你,論工具不外乎紙、筆、墨,論題材則是山水花鳥蟲魚。然而大閑運用紙、筆、墨,畫出了抽象派油畫的感覺;張羽捨棄了毛筆與墨,改用倒茶來畫畫,依然能創造非凡的水墨意境。兩位新派水墨畫家的作品,不約而同突破傳統,令人不禁反思水墨的定義。

  近日藝倡畫廊正舉辦加籍華裔藝術家大閑(原名劉堅)及北京藝術家張羽的雙人水墨聯展,有趣的是,筆者走進畫廊,即看見張羽端着茶壺,為整齊排列的五十個茶碗倒普洱茶,以為走進了茶樓,其實是在「畫畫」。原來他分開不同時間,多次倒茶至滿溢,直至流到墊底的宣紙上。仔細欣賞他那些掛在牆上的完成作品,一圈圈茶迹或深或淺,或濃或淡,竟然甚有水墨的虛實雙生味道。

  張羽見參觀者嘖嘖稱奇,向眾人釋疑說:「人們覺得水墨畫要有紙筆墨,但其實水才是水墨的靈魂。我想找一種水,是貼近日常生活的,因喜歡品茶,自然就想到了用茶。用過大紅袍、龍井等不同的茶,來到香港就想到用普洱。」談到直接倒茶而捨棄毛筆,他直言毛筆是一種過時的工具,「從前的人做生意記帳也好,興之所至畫畫題字也好,都要用毛筆,那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但今天毛筆跟我們距離愈來愈遠,日常生活已很少接觸,勉強去用,難以畫出感人至深的東西。」而宣紙因為與水具互動性,在紙、筆、墨中,成為了張羽唯一保留的工具。

  矚目的茶迹畫以外,張羽亦展出了兩幅用手指頭創作的指模畫。他強調當中的理論相同,均是呈現一種與生活相通的藝術模式,手指畫的主體是他的手指,倒茶畫的主體是他常喝的茶,反觀傳統山水畫,主體總是遙遠,甚至不存在於現實的山水。「中國人畫水墨已經二千多年,都是用一種相同的對話方式,畫出來的作品太似。我希望創作一種屬於自己的對話方式,來表達生活的本質。或許有人對我拒用毛筆與墨有意見,但作品能帶出水墨的感覺,是否水墨又有何重要?」

  那邊廂,大閑的作品由潑墨加上點與線組合而成,墨色由淺至深,變化極廣,再配合色彩,呈現出抽象的夢幻感覺,驟眼看來竟然帶點西方抽象表現主義大師Jackson Pollock的風範。大閑運用紙、筆、墨創作,展現出抽象油畫般的效果;捨棄筆與墨的張羽,卻不失水墨意境。兩者走在一起,造成了極大反差,煞是有趣!

  原來大閑就是看準了這個矛盾,所以找來好友張羽合辦聯展,「在中國進行水墨創作的人很多,不同人在做不同實驗,說是實驗,即不一定成功,我認為最重要,還是要有深厚的水墨根基。自己畫了很多年傳統水墨,是第一代上海美術學院的老師,到西方學了很多油畫技巧後,才走出今天的路。張羽也是很了解水墨的人,你看他的作品帶點西方自然風格,同時又很中國。兩種截然不同的水墨畫,反映出新水墨的路可以很廣。」

  大閑認為不應為水墨設限,因藝術本來就該隨心而發。他坦言1989年移居加拿大時,因為外地未有水墨畫市場,曾經刻意模仿西方畫家畫油畫,但人們總能認出是中國畫家作品。後來大閑不再刻意去想自己的身分,隨心境自由創作油畫或水墨,沒想到西方抽象畫的和諧及水墨畫的閒適自在,竟油然而生。「曾經看輕中國文化,在外地生活久了,反而對中國畫更有追求。然而現在不會再細想甚麼筆法或風格,只要是一種自我的表現,那就最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