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夢 – 南緯十七度的美|夢遊世界

2022-04-21 00:00
在大溪地生活的日子,改變了高更的繪畫風格,筆觸更粗糲,用色更猛烈。 
在大溪地生活的日子,改變了高更的繪畫風格,筆觸更粗糲,用色更猛烈。 

當你四十三歲的時候,你在做着甚麼?是否過着朝九晚六辛苦返工的生活,為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生計所逼,恐怕早已忘記年少的夢想。法國畫家高更(Paul Gauguin,1848年至1903年)在他四十三歲那年,做了一個在很多人眼中異常瘋狂的決定:離開燈紅酒綠的巴黎,拋下妻子和五個孩子,孤身一人,在海上漂泊六十多天,抵達南太平洋僻遠的小島大溪地(Tahiti),並一直在島上創作、生活,直至去世。

正在德國柏林舊國家畫廊(Alte Nationalgalerie)展出的高更回顧展《你為甚麼生氣?》(《Why Are You Angry?》),展出高更生命最後十數年在大溪地創作的畫作,幫助觀者由這些極富原始主義意味的作品中,探看藝術家內心的真摯、野性與愛。如果沒有那段大溪地的日子,高更或許只是巴黎某個有錢人家的公子,或平平無奇的畫家。而他不服輸、愛冒險的天性,催促他不能繼續過這樣衣食無憂的安逸生活。他渴望陌生,渴望新鮮的刺激,以及由此而來的藝術上的創意和靈感。不得不說,大溪地的十數年,儘管生活窘逼不易,卻是高更藝術創作的高光時刻。

高更在大溪地,作畫不再是一件需要儀式感的事情,而成為一日三餐那般不可或缺的、平常的存在。他畫中的男女,從不會刻意擺出美妙的身姿和儀態,而常常是隨意的、懶散的獨處或圍坐。正在柏林舊國家畫廊展出的高更畫作,大部分以描摹大溪地女性為主題。與巴黎閨房中的貴婦不同,大溪地島上的女子大多是結實壯碩的,坦然地展露自己的身體,從不扭揑造作。

如是率性自在,不單為高更帶來全新的創作題材和視覺體驗,更改變了他的繪畫風格。他的筆觸更加粗糲,用色更加猛烈,仿佛聞得出南太平洋島上烈日炙烤土地和海洋的味道。身處異域的高更,以獵奇的目光審視這裏的風景人事,將十八世紀法國探險家口中「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記錄在畫布上,並以此完成他本人身為都市人乃至身為藝術家的蛻變與新生。

在那裏,他不再是誰的兒子、誰的丈夫、誰的夥伴,而只是他自己。在《諾阿諾阿:大溪地手記》中,高更這樣寫道:「南緯十七度,夜夜都是美的。」

文:李夢

圖:Alte Nationalgalerie

高更筆下的大溪地女子。
高更筆下的大溪地女子。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