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死因研讯】周梓乐四肢无伤情况罕见 急症室医生推断可能遇袭后被人掟落楼

2020-12-03 13:21
医生梁子恒(小图)指周梓乐送院时情况非常严重尤其头部伤势最重。
医生梁子恒(小图)指周梓乐送院时情况非常严重尤其头部伤势最重。

科大生周梓乐死因研讯第14天,首先接触周梓乐的伊利沙白医院的急症室医生供称,周送院时情况「非常之严重」,他的内侧内侧髗底创伤严重,显示他承受的撞撃力大致头部外侧抵受不住。梁医生认为,伤者堕楼但四肢没有受伤的情况罕见,推断他有机会堕楼前已不省人事,可能是遇袭后被人「掟落楼」。

医生梁子恒在死因庭要求下撰写的医事报告提到,周梓乐于凌晨2时1分送抵伊利沙白医院,从消息得知怀疑他从约4米高处堕下。他送院时不省人事,格拉斯哥昏迷指数为最低的3分。

梁医生为他作了初步检查,发现他血压稍高,脉搏每分钟45下,呼吸速度每分钟18下,较为吃力。他的右额有血肿、右眼眶有瘀块、眼球完整、两边鼻孔流血、右上颔骨肿胀、口腔内有血块、头部后枕没有血肿、四肢及背部没有伤口、身上没有被子弹击中的痕迹。另外,周的腹腔稳定、腹部柔软、腰腹没有瘀痕、直肠没有出血、盆骨稳定、四肢没有变形。

X光片检查发现他肋骨没有骨折,心电图检查则显示他有窦性心搏过慢,心跳每分钟48下。全身电脑扫描发现,他的头部有大型块血,将脑部向左和向下压,头部有多处广泛髗低骨折,盆骨右边髂骨翼骨折及出血,右边肺尖有小型气胸。梁医生认为,由于周身上没有穿透性伤口,故气胸有机会是撞穿肺部所致。

另外,周有内出血情况,血液酸硷度为7.34,有代射性血酸中毒,乳酸盐为3.5,较正常低,血色素为13,有贫血情况。梁医生解释,一般而言,失血过多会做成低血压及脉搏减慢,惟周梓乐出现高血压情况,反映他的胪内压非常之高。梁医生续指,脑外科医生建议周梓乐接受开脑手术,遂在父母同意下,在3时54分送抵手术室。

梁在死因研讯主任叶志康大律师查问华下续指,周梓乐的情况「好严重、非常之严重」,尤其头部伤势最重。梁医生评估他受过高能量硬物撞击,且集中在右身,有机会是从高处堕下、车祸或受到袭击所致。他补充,若伤者曾被人用硬物「扑头」,有机会出现红肿及伤口有物件的形状,惟情况并非绝对。

梁医生指出,周梓乐身上没有灼伤或烧伤的痕迹,亦没有迹象显示他曾吸入催泪烟,故他受催泪弹影响的可能性相对较低,但不排除他头部曾被硬物撃中过。他推断,周有机会堕楼前已不省人事,因为除非身体及精神状态欠佳,或受到酒精及药物影响,否则一般人堕楼时会有反射动作,出手撑著身体,但周的手脚没有擦伤,情况罕见,故他有机会受袭后被人「掟落楼」。裁判官高伟雄提出,周梓乐的头部后枕没有受伤,故若他被人用硬物袭击,必然是从正面而来,质疑「一个人俾人由正面袭击,系咪会搵手挡?」

叶大状又问,若周梓乐早5分钟送院,结果会否不同?梁医生谓:「相信都系咁严重」,因为「由佢受伤一刻已经决定咗康复机会」,即使他生还都有很大机会变成植物人。

代表警务处的熊健民大律师则问,骨部重创、盆骨骨折及气胸是否可以同时造成,梁医生谓可以。熊大状追问,若伤者因失平衡「反应唔切」,会否导致身体未及启动防卫机制出手保护身体,梁医生认为识「可能性好低」。另外,熊大状又问到,若伤者堕地后曾经爬行,可否理解为他堕楼前仍有知觉,梁医生认为「失去知觉有唔同程度」,而当时周梓乐对声音没有反应,已可被视为严重程度。

法庭记者:张旭珊

医生梁子恒(前)。
医生梁子恒(前)。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