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大鳄狂赌脱鈎公众感觉麻木

2020-06-13 07:48
对冲基金经理巴斯,旗下基金以二百倍杠杆,大赌联系汇率脱鈎。
对冲基金经理巴斯,旗下基金以二百倍杠杆,大赌联系汇率脱鈎。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经常有大鳄踪影,最近有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巴斯,旗下基金以二百倍杠杆,大赌联系汇率脱鈎,然而市场对消息反应不大,联汇未见明显波动。这种对疑似「危机」缺乏感觉的现象,近期似乎已不止出现一次。

反惹财金作家讪笑

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吹袭香港,本地拆息飙升,一度高达三百厘,在高息效应下楼股全綫崩溃,这个经历理应令人谈虎色变。有趣的是,巴斯是全球有名的大鳄,这次来袭用一元本金赌二百元的注码,消息流出市场,显示是希望引起散户跟风的羊群效应。

九七金融风暴时,大鳄如索罗斯动作瞩目,被认充满市场智慧和杀伤力,这次巴斯来袭,反应却不一样,个别财金专栏作家还公开讪笑,巴斯借得这样多,是否资金不足,言下充满轻蔑之意,结果沽空港元的消息,暂时产生的冲击都有限。

大鳄造成的舆论效应为何大减呢?首先是港人现在是大鳄惯见亦平常,无论官员抑或普罗投资者对国际金融市场了解都远超二十多年前。当时有财经报章把索罗斯形容得如无敌战神,给予甚么「打败英伦银行的人」,又大吹市场规律无可匹敌。但其后索罗斯败阵香港,这几年无论债王、股神都一样有「烧须」战绩,形象步下神坛。

《国安法》跌后又升

有投资者坦言,人是经验的动物,过去大鳄多次冲击联汇,结果跟风都是损手。同样,过去二十年多次发生金融危机,每次政府都出手放水,只要有能力捱过危机,都可以坐享升值,慢慢公众就对应付「危机」有了不同看法。

公众对金融危机无感,另一个例子是最近人大为香港定立《国家安全法》,消息一度令恒指大跌一千三百点,但之后几日又回复原状,心惊沽货的投资者变了吃眼前亏。之后再传出美国可能限制香港使用美元结算,以至有议员倡议禁止资金流入,市场反应都是谋定后动。

过去一年,本地资产市场经历社会运动,又有疫情,很多投资者都变成了老兵,个个步步为营,借钱大赌的比例很少,连最近中概股回流热潮,专家都只是教人全家出动小注申请。要像巴斯赌联汇脱鈎,杠杆做到一百几十倍,很多人不感兴趣,自然难以起哄。

危机惯见亦平常

本地资讯发达,港人喜欢一窝蜂,像早前网上有人谣传厕纸供应不足,就引起抢厕纸的长龙。有人传出越南不出口食米,于是有人囤积白米,市民有这个反应,部分原因是新冠疫情以前未曾遇过,大家不知后续发展。相反,金融危机每逢几年就出现一次,结果港人就像日本人遇到地震一样,反应相对平静,所以就算出现大鳄狂沽联汇,美国对《国安法》打限制牌,投资者至今仍继续无感。

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