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壹传媒股价由高位跌逾九成九

2020-05-23 07:10
港股收市恒指全日跌1349.89点,壹传媒上榜列十大跌幅股份。
港股收市恒指全日跌1349.89点,壹传媒上榜列十大跌幅股份。

中央宣布为香港订立《国家安全法》,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表明会作出强烈反应,消息令港股大跌,壹传媒股价更急跌两成创出历史新低的一角两仙一。股市大跌两成四,股价创新低不算太奇怪,但如果回看壹传媒历史高峰股价原来高达二十三元,现价连百分之一的价值也不到,当日因为追捧公司科网梦的投资者,会不会有欲哭无泪的感觉呢?

所有股东无一幸免

壹传媒股价在政治巨浪下寻底,股价创出历史新低,代表股东无一幸免都成为输家。早前,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公开呼吁认同集团政治理念的人付费订阅其网上版,同时推出付费转赠他人阅读的计画,他不讳言各种做法是因为经营困难。

壹传媒近年政治色彩浓厚,在去年社会运动开始后,大力推动颜色经济。作为倡议者,公司的股价未有因此受惠,在近月的反弹浪中表现大落后,终于在昨日的大跌浪中破底。

然而,壹传媒股价下插之始,似乎与其政治立场没有太大关系,反而源自其经营策略。壹传媒股价是在二千年三月创出高价,当时公司见过四元六角高位,之后大幅回落,股价再由五股合并成一股,折合等如现时二十三元。壹传媒最初是借另一家公司百乐门的上市地位登陆股市,当时批股价是一元,即是最初承股的股东,如果没有出售,现在都亏蚀超过九成。

政治与经营均不利

壹传媒股价是在科网股泡沫爆破后大跌,小股东持有可能是认同黎智英的政治理念或经营手法,也可能是「坐艇」期望返回家乡。科网泡沫虽然在二十年前爆破,网络经济却继续发展,网媒如谷歌、脸书快高长大。然而,看好网络媒体的壹传媒无法把概念变成生意,在大举唱淡纸媒之馀,也无法为网媒找出成功的商业模式。

壹传媒把内容全部放在网络免费开放,结果被社媒大量侵蚀读者和收益。去年,集团变招把免费变成收费。然而,订户数目由开始的八十万下滑至不足六十万,同时由于流量大跌加上疫情冲击,收费业务未令股价起死回生,黎智英近月再打政治牌,期望黄营支持者能够撑公司订购。不过,随着《国安法》在港实施,市场担心政经环境恶化,壹传媒股价率先蒸发,变相对颜色经济救壹传媒投票。

壹传媒股价大跌,究竟是因为言论抑或经营策略偏差,实在很难有清楚的划分。说两个原因都有,大抵应该离事实不远。

毛记葵涌同样惨跌

除了壹传媒外,曾受壹系刊物网站抬捧、招股时曾吸引不少「兄弟」撑场的毛记葵涌同样创出新低,报零点四六元,以首日挂牌高位达十一点七六元计,股价蒸发亦达九成六。有投资者说,喜欢看一个媒体,不等于要买其股票,皆因政治立场可以很主观,投资决策却是理智行先,经过这一日大跌,或者也应该是到了梦醒时分!

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