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美新冠死亡率超伊朗好趣怪

2020-03-05 08:50
截至周三,伊朗共有二千九百二十二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九十二人死亡。AP
截至周三,伊朗共有二千九百二十二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九十二人死亡。AP

世界各地新冠肺炎疫情有爆发迹象,中国以外以确诊数字计,韩国排首位,累计五千六百二十一人确诊(截至昨天黄昏),单日升八百零九人,疫情严峻。意大利排第二,累计二千五百零二人确诊,第三是伊朗,有二千三百三十六人确诊。

看全球疫情地图,细心研究死亡人数,看出很多问题。韩国有三十一人死亡,累计确诊个案五千一百宗,用港大教授梁卓伟的新冠肺炎百分之一致死率推算,死亡人数乘大一百倍,就是当地真实染疫人数。韩国三十一人死,推算确诊人数应为三千一百人,而韩国公布五千六百二十一人确诊,比推算数字还高,反映韩国数字较准确。意大利及伊朗情况则差很多,两国的死亡人数是韩国一倍以上,但确诊数字不及韩国一半。意大利有七十一人死,按推算确诊人数应超过七千人,但意大利公布只有二千五百零二人确诊;伊朗情况一样,七十七人死,应有逾七千七百人染疫,但公布只有二千三百三十六人确诊,显示远远被低估,应是检验得少,确诊人数就少。

日本更奇特,把「钻石公主号」邮轮及本土感染确诊个案分开,「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有六人死,七百人确诊,确诊数字正常合理,但日本本土同样有六人死,但只有二百四十九人确诊,估计人数低报百分之六十五以上。「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旅客全部做了核酸检测,确诊数字比较准确,亦真实反映了死亡人数对确诊人数大约是一比一百的比例,这样反过来证明了日本本土确诊人数低得不合理。同样是在日本,医疗方法相同,死亡率相若,「钻石公主号」邮轮感染者是一个很好的「控制组案例」,显示日本本土确诊数字明显地报少了。        

如果以比例来计,美国低报确诊人数的比例更是夸张之最。美国有九人因新冠肺炎而死,但公布确诊人数只有一百二十二人,若以一比一百之比,染疫人数应约有九百人,相去甚远。若然美国确诊率是真实数字,当地「新冠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七点四,是世界之冠,远比意大利的百分之三点一及伊朗的百分之三点三为高。美国如此发达,新冠肺炎病死率可以比如此落后的伊朗还高一倍吗?若真的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早该辞职。这是美国主动放弃检测,把新冠肺炎当成普通流感的结果。

数字会说话,各国死亡人数告诉大家那些国家低报了确诊人数,等如在讲大话。

综观上述数字,可以把全球不同国家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状况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作战型」,这些国家把对抗疫当成一场战争,中国、韩国是此类,基本上采取围堵策略,对病患尽量全面收治、对疑似染疫和紧密接触者全面追踪和隔离。这些国家初期可能因医院及隔离设施不足,有点手忙脚乱,过一段时间后,便可以解决问题。这些国家能够成功防控新冠肺炎的蔓延的机会较大。

第二类是「有心无力型」,伊朗、意大利属于这一类,特别是伊朗,正被美国制裁,国家经济条件较差,医疗体系落后,再加上宗教原因,令到伊朗疫情急速爆发。不过,伊朗在学习中国抗疫的做法,亦做出一些超乎寻常的抗疫措施,如把中国第六版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翻译成波斯文,又动员三十万名军人和医护到全国追踪排查疫情,甚至临时释放四万五千名监犯,以防疫症在监狱中爆发。伊朗有加强防疫意识,但要视乎其医疗设备是否能够追上。

第三类是「宽松防疫型」。美国是表表者。总统特朗普的表现相当趣怪,他召集了一个与药厂的紧急会议,会中敦促制药企业高管在几个月内做出新冠肺炎疫苗,而同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院长福西多次反驳特朗普,称疫苗研发至少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但特朗普对他的话不屑一顾,还说自己更喜欢听到的是「几个月」,两人因此发生争吵。特朗普以不科学的态度去处理疫情,令人震惊。

可能半年之后,大家便会知道采取哪种方法去抗疫,更为有效。希望是我们多虑,美国最后安然无恙。我只怕她衰起上来,会累街坊而已。(卢永雄)

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