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遗书入Dirty Team 实习医生:最辛苦莫过于不能回家

2020-03-04 21:54
中大医学院facebook图片
中大医学院facebook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本港至今确诊102宗感染个案,不少医护人员都要参与 Dirty Team照顾感染者。中大医学院 Facebook 专页昨日上载实习医生黄远倬加入 Dirty Team 工作20多天的经历,开展新岗位却令他决定写遗书,把说不出口的一一记录下来。

实习医生黄远倬透露,首天加入 Dirty Team 工作,第一样要处理的是去负压房证实一名老伯死亡。虽然如常推着心电图机,手执电筒及听诊器来到牀边,不同的是戴上头套、面罩、N95、保护袍、手套等防护衣物。该名伯伯是快速测试结果还未出来,却先行一步离开。

医护人员面对死亡本属平常之事,但加入 Dirty Team 及伯伯病例,的确有意料之外的体会。「悲剧或奇迹随时都会发生,为免悔不当初只能好好拥抱当下,珍惜生命中每一个邂逅」,因此下定决心写遗书。

他表示,进入Dirty Team 工作20多天,最辛苦莫过于不能回家。若果做足预防措施下与确诊病患近距离接触,理论上是不会受到感染。可是这只病毒、传染性、潜伏期、死亡率全是未知之数,所以他情愿隔离自己。「与家人见面时只能看着他们吃饭再买外卖,只能从相片感受朋友聚会时的乐趣,或许我是有些过份小心,我实在担当不起有亲朋好友被我感染的责任。」

他坦言,这段日子也是他最注重卫生的日子,离开医院前洗澡、返回酒店后再洗澡、接触病人前后亦要认真洗手,面壁吃饭前必定会洗净餐具。「大菌食细菌」是黄医生经常放在口边的说话,但面对疫情他也不敢吃最喜欢的街头小吃,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偷懒做足预防措施,贪一时之快中招实在太不值。

他又提醒,香港虽暂时仍未见大规模的社区爆发,但只要稍有疏忽便可能演变成钻石公主号或新天地教的惨剧。港人只能做好抗疫的本份自救。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