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大棋盘】维权律师介入12「瞒徒」弊多于利?

2020-09-10 07:39
十二名涉嫌干犯反修例严重罪行或违反《港区国安法》的香港人,正羁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资料图片
十二名涉嫌干犯反修例严重罪行或违反《港区国安法》的香港人,正羁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资料图片

十二名涉嫌干犯反修例严重罪行或违反《港区国安法》的黑暴青年,上月二十三日拟从香港水路偷渡往台湾,结果非法进入内地水域被内地海警截获,正羁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由他们家人委托的内地律师,包括来自四川的卢思位及河南的任全牛,尝试探视相关人等,但都不得要领。据了解,目前协助十二名被扣押黑暴青年的,主要是香港反对派人士,由于他们的内地网络都是维权圈子,因此聘请的大多数是维权律师,包括卢思位及任全牛。有建制中人质疑,这些维权律师与内地执法部门关系恶劣,由他们出面可能更受「刁难」,而且容易令事件变得政治化。

  了解情况的泛民中人则指出,以这宗案件的性质,若非维权律师,其他内地律师亦未必愿意接。而向十二人提供协助的民主派中人,亦只能找到维权律师。他又估计,十二名被捕人士中,包括「国际綫」及「屠龙小队」的重要人物,相信内地公安希望从他们口中探查出今次反修例运动不同「綫路」的幕后黑手,当中涉及心理战,估计执法部门会用尽方法阻碍维权律师与他们见面。根据内地处理疑犯的程序,执法人员可以扣留疑犯足足三十七日,其间进行蒐证,如果证据确凿即提交检察院,当检察院认同证据足够,会批准予以逮捕,期间继续扣留,直至进行起诉。泛民中人估计,内地公安会用足这三十七日。

  据了解,特区政府有关方面亦曾主动了解十二人的近况,主要交入境处协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组及驻粤办以中间人角色施援手。不过,并非全数十二人的家属都曾找入境处及驻粤办,只有大部分人的家属主动联络要求帮手,希望可安排探望、查询法律程序等。

  据知,入境处及驻粤办均向有关家属提供意见,例如驻粤办曾提供内地律师名单,在网上查看内地律师名单的途径,以及工联会在内地的免费法律谘询服务;亦有向家属解释在港如何办委托书等公证文件。当中有家属曾表达送药往内地意向,因事主有睡眠问题,港方已即时转达,获告知需由律师在内地提出申请。

  按内地刑法,违反国边境管理法规,偷越国边境,情节严重的,可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判处两年至七年有期徒刑,但如果属涉及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集团的主脑、多次组织他人偷渡或涉偷渡者众多、引致重伤死亡、违法收益款额巨大、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等,更可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

涉事十二人原本在香港涉嫌干犯严重罪行,例如制造爆炸品、纵火、暴动或勾结外国势力免危害国家安全等,他们不尽相识,但为何一起偷渡?据了解,有关方面不排除背后有人安排,甚至提供昂贵偷渡费,究竟负责安排的人士有何目的?相信内地需更多时间调查,并非如有关家属心目中认为事件只属偷渡行为,可用行政手段处理这么简单。

杜良谋
大棋盘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