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惹来港版「国安法」的两个祸根

2020-05-25 08:52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上星期人大通过审议「港区国安法」,这个消息大出反对派的意料,有反对派学者形容中央已经失去耐性。过去一年,香港黑暴泛滥,有政客和前高官跑到美国要求介入香港事务,对国家已造成安全的威胁。中央为香港定立「国家安全法」,既有需要,也有逼切性。

  全国人大会议在上周五开幕,其中一项议程是审议和通过俗称「港版国家安全法」(全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该草案有「五大基本原则」和「七项主要内容」,主要的是针对四种行为,包括一、分裂国家;二、颠覆国家政权;三、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和四、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

推动美立《人权法》介入香港

  很多人说,「港区国家安全法」可说是中央为反对派近年的所作所为度身订造,针对他们近年来各种反中和挑战「一国两制」的行为。自去年六月开始,反对派藉着反对政府订定《逃犯条例》,发动社会运动,最后演变成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街头暴力,更有立法会议员、前高官和政客跑到美国要求美国介入香港事务,亦与台湾政治势力结合,在香港展开形形色色的政治狙击。最近香港疫情稍为纾缓,黑暴和瘫痪议会就有重临之势,可见政治的高烧不退。

  中央为香港局势开出《国安法》的重药,并非一时冲动,惹来立法的祸根早在几年前已经种下,并且借着反修例快高长大,逼使中央要出手。这些祸根之一,是包括公民党议员郭荣铿、香港众志黄之锋等到美国推动成立《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黄之锋还将一份香港选举主任名单交给美国国会,要求美国制裁那些认为他不真诚地支持《基本法》而取消他的选举资格的官员。

  郭荣铿、李柱铭和陈方安生等推动立法引入外国势力介入香港事务,以后每年美国国务院发表报告,等同在特区头上挂上一把悬剑,掩护亲美人士在港的活动,直至介入港局,然后试图在议会夺取控制权,做法甚有再次殖民的味道。黄之锋将香港官员的名单交给美国要求制裁,等同以外部势力胁逼香港的行政和司法制度。这类引入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行为,如果没有港版「国安法」,很难作出威慑或制裁,就算有了法例,仍然要有机制保证可以落实执行。

  其实,香港政局出现歪变,也不是由去年反修例开始,祸根的显现,始于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于二○一四年发动的占领运动,提出违法达义。在此之前,本地政局仍然处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阶段,但在他鼓吹下的违法抗争,开始出现外国颜色革命的影子,希望以民众运动方式推翻本地政权。戴耀廷提倡要公民抗命,达致所要的真普选时,普选方案还未提出。现在回看,当时他所做的,就是要播下冲击法治,以暴乱港的种子。到二○一四年占领行动变成雨伞运动,颜色革命的势头隐然成型。

鼓吹占领埋颜色革命种子

  在今次的反修例运动期间,搞颜色革命的手法更是明目张胆,通街张贴革命标语、筑人链、唱革命歌、网上文宣,加上外国的声援,甚至金钱资助,鼓动很多热血但无知的年轻人参与,而且愈发激烈,演成大规模的街头暴力。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差不多一万个参与违法暴乱的人被警方拘禁,当中有很多都是年轻人,中学生也大不乏人。香港现时的黑暴情状,已经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已愈演愈烈,警方甚至检获大量枪械武器,甚至烈性炸药,再这样发展下去,发生大面积流血事件,不能避免。

  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提过,再让香港继续乱下去,这个「蚁穴」随时会危害到国家的安全,中央当然不能视若无睹,袖手旁观。有反对派学者认为中央代香港成立国安法是违反《基本法》,其实,只要读读《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就知道,中央可以把「港区国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不经立法会审议,直接宣布在香港实施。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之前就有《中国香港特区驻军法》和《国旗及国徽条例》。

  香港在起草《基本法》的时候,内地已有对国家安全的考虑,当时为稳定香港人的信心,中央决定留待回归之后,让香港政府自行立法,这也反映了香港的信任。香港回归至今已二十三年,香港政府应该做的却办不成,随着中美关系愈发紧张,香港已变成美国进攻中国的棋子,本届立法会会期即将完结,反对派更扬言要在九月选举中夺得控制权,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黑暴不断,要颠覆香港政府以至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昭然若揭,路人皆见。再不整肃,拨乱反正,香港的繁荣安定,必然就此「玩完」,势必影响到国家的整体安全。

  在中英就香港前途谈判时,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已经预见香港这个情况,警告香港不能成为颠覆基地。中央一向都有奉劝香港人,要做经济城市,不要做政治城市,在现时国际及两岸关系波谲云诡,摩擦升温的情况下,更显清晰。要留意的是,中央订立「港区国安法」,并非要取代立法会的角色,香港未来还要就二十三条立法,完成宪制责任,只是「港区国安法」的立法则有需要性和逼切性,纵然要付出重大代价,都只能以毒蛇在手,壮士断臂的决心斩断祸根。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