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安史之乱──舞马的故事

2021-01-29 05:00
闲来读史,每多人生感悟。最近读到唐朝安史之乱的「舞马」故事,令人感慨良多。

唐太宗执政,唐朝踏入盛世,有「贞观之治」,之后经历唐高宗的「永徽之治」、武则天「贞观遗风」,再到唐玄宗执政初期的「开元之治」。唐朝国力大增,民治武功鼎盛,出现史无前例的盛世。当时西方国家使节络绎来到长安。我在敦煌参观壁画时,见到那些栩栩如生的西方来客,亦能感受到唐朝当日的鼎盛景象。

不过,也因为经历了120多年的太平盛世,由朝廷以至军民,都不知兵灾,耽于逸乐,逐发生了「安史之乱」。「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安禄山是一名胡将。当时唐玄宗共设9个节度使和1个经略使镇守边疆,以防外敌进犯。安禄山一人兼平卢、范阳和河东节度使,拥有兵力超过18万,而当时的中央兵力只有13万,唐朝当时处于一个外重内轻的军事格局。

唐玄宗天宝14年,安禄山连同突厥等外族,号称有20万兵马,起兵作乱。由于唐朝已升平日久,谗臣当道,安禄山一起兵,河东地区望风瓦解。安禄山大军攻破首都长安,唐玄宗逃到马嵬坡(今陕西兴平)。我儿时家里有一本《唐诗三百首》,我专挑长篇的唐诗来读,印象最深刻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长恨歌》篇首:「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我背得琅琅上口。当读到「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小小年纪,也知道皇帝逃难,在将士逼迫之下,缢死一代红颜祸水杨贵妃。

都城沦陷,繁华破碎。长安的风光日子,一去不复返。在大唐盛世之时,唐玄宗在皇宫中驯养了400多匹非军事用的马匹,作为「舞马」,主要是用以娱乐之用。这些舞马经过专业马夫训练之后,会跟著鼓乐翩翩起舞。训练马匹跳舞,盛唐当时的繁华景象,可思过半。不过,这些舞马在安禄山大军攻陷长安之后,遗留在皇宫之中,辗转落到安禄山手下田承嗣手中。田承嗣不知道这些马匹是经过训练的舞马,就把它们和普通的马一齐饲养在马厩里。

一日,田承嗣犒劳打仗回来的将士,奏起舞曲,这批舞马听到乐声,便翩翩起舞,士兵见到马匹跳起舞来,以为马匹中了邪,就拿起鞭子抽打它们。而舞马以为被打是因为跳得不好,就越发跳得起劲,不明就里的田承嗣,以为这群马是妖马,就下令部众把舞马活生生打死,舞马的下场极其悲惨。现在,我们仍可以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鎏金舞马衔杯银壶上,看到当年唐朝宫廷舞马表演的盛状。

这段舞马的悲惨故事,让我有两点联想。一、盛世中的天之骄子,在战乱中一钱不值。香港在回归前后,走向盛世。香港年青人适逢其会,在盛世中出生成长,令他们见到的香港繁荣现象,视为必然。正如唐玄宗时代,经历了129年盛世,根本不知战乱为何物。香港激进年青人受人煽动,奢言「揽炒」,希望「支爆」,想推翻中国的政权。政治阴谋家向年青人宣传在大陆政政权倒台之后,民主的理想国就会来临。

如果年青人肯读读历史、看看国际时事,远的不说,只看近的,就知道完全不是这回事。由1989年「东欧铁幕」倒台,到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从无培养出一个富庶强大的新兴国家,反而见到很多国家兵灾连年。就以北非国家利比亚为例,由于盛产石油,原本是北非富国。一度反美的前领袖卡达菲,晚年与美国讲和,承诺不再发展核武器。结果美国变脸,于2011年在利比亚搞了一场颜色革命。多年过去,利比亚仍陷入永无休止的内战当中,军阀割据,说好了的民主自由并没有到来,整个国家却四分五裂,百姓流离失所。

在战乱当中,人会变得一钱不值。假若香港出现战乱,香港年青人对著军阀讲民主自由,不正如舞马对著田承嗣起舞,那能逃过被鞭死的下场? 「揽炒」,并不是阴谋家吹得那么美妙。

二、安禄山享荣华富贵而不知足,愚蠢至极。安禄山原来是唐朝大边将,一方豪强。在当时的权势,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他并不满足于现状,起兵作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但最后还是逃不出兵败被杀的命运。

安禄山的故事教训我们,香港的现状本来已经很好,自由指数全世界排名第三。香港人若强行争取最后一寸的民主自由,视中央为仇敌,必将自取其败。唐朝由治到乱的历史,给我们一个很大的警惕,幸福并不是必然的。社会安定,要大家努力去维护。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