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三问英国 为何有资格讲良知?

2021-01-22 05:00
香港律政司本来打算聘请英国御用大律师David Perry,作为黎智英非法集会案的主控官。但英国政客全力发功,英国外相蓝韬文说无法理解「有良知」及一流的法律人员,为何会答应委聘来港打黎智英的官司,这样只会让人觉得是「唯利是图」。英国前外相聂伟敬亦表示,大律师虽然有「不能拒绝案件原则」,但基于「良知」,可以视这个原则不适用于海外案件。

英国政客如此干预香港的司法,实在令人侧目。英国政客随意以良知作为标准,扭曲法律原则,其实与戴耀廷以所谓公义作为标准的「违法达义」理论,同出一辙。英国可以以良知作为标准,阻碍御用大状来香港打官司,若黎智英却可以聘请英国大状代表他出庭的话,双方的法律服务不对等,香港的司法公义何在?若黎智英真的聘请英国大状,香港的入境处应该同样可以以良知为原则,拒绝这些英国大状入境。另外,如果英国人都有这种良知原则,黎智英案若然打到香港终审法院,亦让人怀疑应否让终院的英籍非常任法官参与审案。

英国因政治理由介入他国的司法,胡乱地提出良知作为原则,我不禁要问,按英国的古今往绩,又凭什么可以振振有词地讲良知呢?

一、发动鸦片战争有良知吗?先说说远一点的历史。在18世纪,英国和中国贸易,出现重大贸易逆差,结果心生一计,于1773年透过其控制的东印度公司,在孟加拉大量生产鸦片,由于中国不允许鸦片这些毒品入境,英国就偷运入口。鸦片源源不绝地输入中国,令大量中国人成为瘾君子,让英国赚取了天量白银,不但平衡了对华贸易逆差,还令到中国的白银急促流失。1838年鸦片战争前夕,英国走私到中国的鸦片高达1400吨。清廷派钦差大臣林则徐到广东禁食「大烟」,在虎门焚烧鸦片。英国一怒之下,于1840年向中国发动战争,最后战胜清廷,于1842年签下不平等的《南京条约》,逼中国割让了香港岛,这就是香港作为殖民地的由来。

英国当年是世界大国,公然为保护毒品贸易而战,的确开创了人类历史先河。我自己也是一个间接受害者,我爷爷当年是佛山一条小村的村长,沉迷吸食英国走私输入中国的鸦片,搞得身体极之虚弱,遗传到我老爸,他也是瘦骨嶙峋。近年中医跟我说,我体质较差,容易敏感,也是因为上代人吸食鸦片的遗祸。英国向中国大量输出毒品,为保护毒品贸易向中国发动战争,她有向中国人,道过一声歉吗?请问其良知何在?

二、出兵侵略伊拉克有良知吗?也可以说说近一点的事情。美国2001年9月11受到恐怖袭击,捉不到主犯拉登,一股怒气无处发泄,在2003年初决定出兵攻打伊拉克泄愤,顺道侵占伊拉克的石油资源。英国作为美国紧密盟友,盲目跟从美国出兵,以伊拉克有「大杀伤力武器」为由,组成美英联军,绕过联合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推翻了侯赛恩政权,造成60万伊拉克平民在战争中死亡。

  美英胜利而回,但一件所谓「大杀伤力武器」也找不到,发动战争的理由,原来是子虚乌有。英国面对民间追究的压力,在2016发表《齐尔考特调查报告》(Chilcot Report),在报告中说:「经过调查之后,发现英国决定出兵的时候,英国情报部门并不确定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英国政府当时未有用尽战争以外的和平方法去解决问题,寻找法律依据进攻伊拉克的过程强差人意,没必要发动战争。」

报告虽然避重就轻,但已证明英国政府配合美国,用谎言向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这种战争罪行行为,有良知吗?英国有否向受战争残害的伊拉克人民道歉?

当然没有。

三、玩忽职守、抗疫不力有良知吗?英国现政府以民粹为主导,在去年新冠疫情爆之初,胡搞其「群体免疫」,令到疫情一发不可收拾。英国如今累计确诊352万人,是全球确诊第5高的地方;死亡人数9.3万人,全球排第4。英国人口占全球人口0.9%,但确诊人数就占了全球确诊的3.6%,防疫表现之差,令人侧目。英国有6665万人口,以人口计的死亡率高达0.14%。若香港有同样疫情,等如每一座大厦都要死一个人,认真恐怖。

英国这个民粹政府,首相约翰逊搞乱自己的头发,有意把4天穿同一对袜子的新闻放出街博传媒眼球,做正经事既无心亦无力,无法好好地保护自己国民的生命,却有时间去管其他国家的问题,这种政府有良知吗?

香港过去当了百多年的英国殖民地,早已看透了这个老旧帝国唯利是图的本质。如今英国政客仍然面不红气不喘地大讲良知,真是令人觉得比汚言秽语更难听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