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暴乱可能和新冠一样,是一场全球瘟疫

2021-01-20 06:00
美国白宫易主,但「美国病」的本质未变。

三十多年前,还是美式制度的光辉岁月。美式民主制度,选出年轻、高能、受人民爱戴的领袖,事事以人民的利益为念。美国就因为有民主制度,自由市场,在二战后几十年欣欣向荣,向全球吹出美国梦。

相对地,社会主义封闭落后,专制制度选不出好领袖,都是年老、低能、夸夸其谈的独裁者,把国家搞得一塌胡涂,还不断说「我们最幸福」。

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警察,除了拥有全球最多核弹头的威胁力之外,还展示其制度的优越性。那时候看不出美国制度有甚么破绽,一切都是挺好的。即使美国打输了越战,国内兴起反战浪潮,很快就可以挺过来,一切都是挺好的。

三十年后的今天,美国故事有点漏洞百出的味道。

当你以为问题只是特朗普,你就太轻视这个「美国病」的病情,谎话也不是由特朗普开始讲起。美国从来都是双重标准,从来都是只求自己安定,却希望对手动乱,本质没变,只是愈演愈烈。二○○三年二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拿着一樽「洗衣粉」,到联合国作证,声称伊拉克有大杀伤力武器,要求联合国授权出动军队。结果推翻了伊拉克政府,一件大杀伤力武器也找不到。

特朗普可能觉得很不公平,小布殊政府以谎言发动一场战争,死了那么多人,之后甚么后果也没有。他只是吹吹水叫人帮他「夺回选举结果」,却换来众议院弹劾。当然,他没有留意自己踩了美国的红线,可以说谎去向外国发动一场战争,不可以说谎去攻占自己的议会。

顺着这个逻辑,以下的事情也很好理解,美国联邦调查局部(FBI)公布多名一月六日闯入国会示威者照片,全国通缉。讽刺的是,二○一九年冲击香港立法会的二十一岁学生文家健,早前潜逃到台湾,台湾不肯收留,转送到美国,现时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美国以强硬手法追捕捣乱自己国会的示威者,却收容捣乱香港议会的人。双重标准的背后,就是特朗普天天讲的「美国优先」的逻辑。

所以也不要以为,特朗普一去,美国将重拾正常,美式制度将再次伟大。不会了,美国制度出现了根本的问题。

第一,因政治化而低效。在抗疫一事上,美国以至整个西方世界的低效,表露无遗,关键是把一切问题政治化,不讲求科学决策。

去年二月美国疫情开始爆发时,全国充斥著一种理论,认为是「亚洲病毒」,只有中国人才会感染。偏见的背后,就是特朗普这样的政客的盘算,认为疫情捱一下就会过去,不要让经济停摆,否则对选情不利。接著就攻击所有科学化抗疫的工作,以为打低政敌,就可以打低病毒。

特朗普没有科学化分析及应对疫情,是造成今天美国灾难性死亡的关键,如果特朗普去年二月同意全美国停摆二十八天,尽量把疫情清零,恐怕如今已成功竞选连任,当第二届美国总统了。但美国因为政治化而低效,已经跳不出来了。

第二,政治化源于1︰99的不平等经济结构。美国如此政治化,因为有一个民粹总统,为何选出这样的总统,因为1︰99的不平等经济结构,即是说,百分之一的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经济成果,人民觉得选来选去,自己都是受害者,中产亦赤贫化,既催生了街头暴乱,也催生了民粹政治。投机性民粹领袖,看见选民有这需求,于是搞出很激进的民粹政纲,趁乱上台。但街头暴乱,却不断死灰复燃。

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环球各地暴乱本质,与疫情一样,有其本身衍生的环境,亦有传染性。现今环球暴乱的根源,始于二○一一年美国鼓动的阿拉伯之春,多个阿拉伯国家发生推翻政府的革命。但暴乱之火在该年九月烧回美国,就发生占领华尔街事件。由二○○八年金融海啸后,到今天的疫情,全球放水救经济,最后令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民粹政治其实解决不了问题,最后令愈来愈多人起来反抗。

若美国很天真地以为暴乱只会在外地发生,自己免疫的话,就真错得离谱了。民主党拜登上台,不见得会令美国1︰99的情况改善,暴乱的根苗,正在美国滋生。暴乱就像一场瘟疫,未来十年,将在世界各地爆发。短期的止痛药,是采取强硬手段压制暴乱,放任由之,很易马上病发身亡。长期的治疗方法,只能动大手术,改变1︰99的恶果。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