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deepthroat】特朗普或自我特赦 美专家指拜登可撤销

2021-01-19 12:07
拜登周三如无意外将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而特朗普在下台前,有传将会利用最后的时间,大量特赦约100人,包括他的亲戚及战友,但不一定免费,有传索价每位盛惠200万美元!

除了特赦亲戚朋友外,传特朗普仍有可能会最后自我特赦(self-pardon)!老实讲,无缘无故唔会特赦,特赦即系默认「身有屎」,即系间接承认其实犯咗事,怕将来被揭发有罪,所以先寻求特赦来庇护。那么,万一特朗普真是特赦自己,拜登可唔可以取消侵侵的自我特赦呢?华盛顿邮报找来了肯-戈姆利(Ken Gormley) 是宪法、总统府和赦免权方面的专家,他是杜肯大学(Duquesne University)校长,问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戈姆利认为,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之前,做出试图赦免自己的不明智决定,那么新任总统拜登,应该用另一个前所未有的步骤来回应,去撤销特朗普自我赦免。

「撤销总统的特赦」听起来可能很奇怪,甚至是违宪。当然,宪法的文字或历史先例中,都没有提到可撤销总统的特赦(当然也没有提撤消自我赦免),这是因为没有美国宪法首先就没有提及任何授权总统自我赦免的内容。不过,宪法的文本、原意和历史先例,都强烈反对总统自我赦免的有效性。

部分原因是,总统自我特赦这种大胆行为,其合法性不太可能在法庭上确认。新总统必须在司法部的建议下,对这一危险的先例采取立场。宪法的制宪者赋予了总统在行使赦免权方面的巨大自由裁量权,总统曾利用这项广阔的权力赦免政治盟友,例如,乔治布殊曾赦免了前国防部长温伯格,克林顿甚至赦免了他的家人—同父异母弟弟罗杰-克林顿。

总统赦免权允许总统赦免个人过去所有的联邦刑事罪行,甚至是没有明确规定的罪行,但并没有包括被弹劾的罪行。如果特朗普选择赦免他的孩子或他范围内的任何其他人,他是可以这样做的。

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位总统试图自我赦免。赦免自己,是构成了一种自我交易的行为,与明确规定总统可以「授予」赦免的宪法文本的原意相违背,这意味著总统只能对他人的授予,但不能对自己授予。这也违背了水门事件尼克逊案的里程碑式的判决。在该案中,当时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Warren Burger)为法院的一致意见写道,即使是总统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1974年,尼克逊总统自己的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发表了一份意见,指出尼克逊不能赦免自己,理由是「任何人都不能在自己的案件中当法官,这是基本规则」。很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尼克逊从来没有赦免过自己。

如果特朗普试图在任期的最后日子采取这一步,是假设民主党人将会对他进行报复,拜登应该首先将这个问题提交给法律顾问办公室。如果法律顾问办公室在2021年同意该办公室在1974年的先例(这是很有可能的),这一法律意见将构成第二份指导意见,支持总统自我赦免本质上是违宪的立场。这将为拜登总统随后发布行政命令、宣布特朗普的行动无效,提供依据。

当特朗普考虑他的选择时,他可能要记住,自我赦免并不符合他自己的最佳利益。最高法院1915年在伯迪克(Burdick)控诉美国一案中的裁决宣布,总统赦免代表承认有罪,接受赦免构成了有悔意。

1999年,戈姆利在杜肯大学的一个节目中采访福特总统,关于他对尼克逊的赦免,福特强调,伯迪克案是他决定的一个关键因素。他认为这将给美国公众带来最想要的东西:尼克逊从法律上承认错误行为。福特告诉我,他派了一位年轻的律师本顿-贝克尔,到尼克逊在加州圣克莱门特的大院,解释伯迪克案的重要性。

尼克逊的私人律师赫伯特-杰克-米勒(Herbert Jack Miller)后来证实了这一说法,尼克逊最初试图拒绝接受赦免,因为他不想认罪。直到福特的律师威胁说要离场,收回赦免令后,尼克逊才屈服,在知道法律后果的情况下接受了赦免令。因为接受赦免相当于在法律上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如果特朗普赦免自己,并考虑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那么他将为自己制造一个伤口,因为政党不愿意提名一个实际上已经承认联邦罪行的候选人,而特朗普的名声在未来所有时代都会被诅咒。

特朗普的任期还有两天就完,如果特朗普愚蠢到要冒这个风险,他的继任者就不应该让它成立,这对美国总统职位和未来时代都有好处。

 

deepthroat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编按原题为「如果特朗普特赦自己 美国宪法专家: 拜登可取消自我特赦」

最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