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栏】可以怎样「在家学习」

2020-08-06 12:17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突然爆发的第三波疫情令香港再度陷入混乱和困难,疫情失控造成的冲击进一步蔓延。教育局局长周一宣布中小幼学校包括补习社可以如期开学,但不能举行面授课堂及校内活动,学校须使用其他模式让学生在家学习。他说学校在过去几个月已在帮助学生在家学习方面累积了相当经验,「相信可以暂时在新学年以不同形式带动学生在家学习」。

局长虽然说「在家学习」不等于网上学习,也列举了政府对在家学习的支援措施,但从事后反应来看,似乎无法说服传媒和市民。究其原因,是教育局和特区政府对关键问题没有提出解决方案。

有年轻朋友说,如果她不是容许居家办公,真的不知道怎样照顾两个孩子在家学习。而且,两个孩子就要两套上网学习装置,家中要有两个不同空间以免上课时互相干扰,这些难题都要想办法解决。不过,她最期望的还是先掌握孩子要学的课程内容、学习方法和功课。「在家学习,除了老师就主要靠家长,所以学校要先教晓家长,才能让学生真正学到知识。」

还有一个年轻家长,曾让孩子参加网上语音(Phonetic)兴趣班,但三堂就退学了。这位家长原本打算让孩子看着老师的口型和按听到的声音学发音,自己从旁协助,怎料任教老师不懂得这个关键,虽然全情投入,不时纠正学生的错误,但网上经常拍摄不到她的嘴型,在家遥距学习的效果就大打折扣。所以,老师是否掌握网上教学的关键技巧,对在家学习的成效有重要影响。

有同事分享,进行网上学习,特别是年幼学童和活动形式,必须是几个人的小班,一来便于管理学生秩序,二来可以进行针对性的个别指导,补救不能面对面教授的不足。「但这样一来,老师要上课的次数和时间以数倍增加,学校的成本也会大增。」

从抗疫常态化的角度考虑,社会和政府必须对深深植根的传统学校教育形式至少进行部分系统性的改变和配套,以让学生能够不时「在家学习」。而「在家学习」所激化的数码鸿沟(digital divide),以及引致的教育不平等,需要更高层次的处理。

陈卓禧
作者为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及港专学院校长,从事高等教育管理工作逾二十年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8月6日教育版专栏「校长有情」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