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专栏】珍惜是一辈子的学问(上)

2020-08-05 16:09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珍,古义就是宝玉,引申作价值重大的事物,可以是实体的,可以是情感的。至于「惜」字,其义婉转,最得我心。「惜」,从心,今日我们理解作「珍惜」、「爱惜」,但其本义其实是「痛」,解作哀伤、哀痛。为珍爱之物而伤而痛,说的就是错过了后的情感,那千帆过后的痛惜令人食不知味。我的珍惜一课,始于家贫。小学时,其他同学在小食店前买冰条买软糖,我在一角为自己的身无分文而自愧,但我从不责怪爸妈,有时他们带我去超市,在五颜六色的零食架前,我从不奢望能挑些自己喜欢的食物。

那座排满珍味的货架大得令人却步,在锺爱而又无法可得之间,我心有不甘。

后来家中条件好些,多了可以出外用餐的机会,那年代兴起任食火锅,一年总有数次,家人舍得大破悭囊。那两个多小时的用膳时间,我特别珍惜,满桌的食物并不特别美味,但那摆满一桌、拥有很多的感觉,是我小小心灵难得的满足。

至于中学时光,我总是浪掷。一群好友玩乐,我从不缺席;读书时读书,狂欢时狂欢,我努力生活在手能触及的圈子,那时还未细嚼领会甚么是「珍惜」,但我知道每分每秒快乐的时光都是过去式,一秒过去就无法重来,我竭力捉紧一群人疯狂快乐的日子。

而中学,大概就是受伤、结疤的回环:爱上一个人,珍惜也好,不珍惜也好,原来有天也会突然离你而去;交了好友,曾经天真地以为友谊恒久不变,努力地珍惜彼此,但原来,时间会将空隙拉阔变大,有天醒来就情感不再。可幸青春是良药,受了伤,很快结痂,又有了奔前的动力。

林溢欣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哲学硕士,中文科补习名师。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8月5日教育版专栏「学与教」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