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战青奥冰球赛报捷 两港生包办金铜奖

2020-03-18 12:21
冰球港青代表任游(左)及徐绰希(右)一月在瑞士举行的冬季青年奥运会,分别摘下金牌和铜牌。
冰球港青代表任游(左)及徐绰希(右)一月在瑞士举行的冬季青年奥运会,分别摘下金牌和铜牌。

今年七月举行的东京奥运,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能否如期举行,仍是未知数。不过,第三届冬季青年奥运会,则在一月于瑞士圆满举行,更传来喜讯,因为港队今届首次派出代表团参赛,其中冰球港青代表任游及徐绰希,就分别摘下金牌和铜牌,为港争光。Elsie早前跟两位精英运动员见过面,听他们分享训练点滴之馀,还了解他们如何在学业和训练之间取得平衡。

既是队友又是好友的任游及徐绰希,从小已经认识,两人分别就读本地的传统名校和国际学校,其中夺得金牌的任游,就读拔萃男书院,是中三学生;至于得到铜牌的徐绰希,则在英基辖下的沙田学院就读中四,他们由细打球打到大,想不到更一同打入冬季青奥。虽然比赛中,两人分别跟捷克、匈牙利、澳洲、意大利、俄罗斯等选手组队作赛,但最后各自的队伍,都能打入三甲,齐齐获奖,难怪特别开心。

冰球在香港不算是热门运动,但近年也多了人接触。听任游讲,他可说出身自「冰球世家」,因为哥哥和舅父都是「冰球好手」。受他们影响下,三岁已学溜冰,四岁学冰球,最喜欢打冰球时的速度感和节奏,亦享受团体运动的乐趣,所以多年来对这项运动愈玩愈有兴趣。在过往的冰球赛事中,他跟徐绰希更是夺「最有价值球员」、「最佳前锋」和「最佳后衞」的常客,因此亦有机会加入港队,参加国际赛事。

跟任游相似的是,徐绰希的「球龄」同样超过十年,他两岁学溜冰,四岁半学冰球,巧合地同样有位打冰球的哥哥,可以互相切磋。不过,能打入冬季青奥兼得奖,最重要当然是不断练习,改善弱点,提升技术。

由于任游及徐绰希仍是学生,既要上学,又要迁就冰场开放时间,所以平日的练习时间,不是清晨六、七点,就是晚饭后的时间,但两人为了打球,都不怕辛苦,从中学习时间管理之馀,又可提升温习效率。

听任游讲,虽然母亲很支持他打冰球,但也常跟他说,「要打球,先要读书。」有时考试日子遇上要练习,他就要好好编排练习和温习时间。「在考试日子,晚上又要练习的话,那么我就会在中午考试回家后,小睡一会,约下午两、三点开始温习,傍晚再准备出去练习,直至九时完成练习,约十一时回家。如果未温习完,就会再温习。」

密麻麻的时间表,反而让任游学到珍惜时间。「假如晚上不需要外出练波,即使早放学,我可能都是拖到晚上才温习,现时的时间表,反而会更有效率,更入脑。」身兼学生和运动员身分,平日虽然忙碌,但他坦言很享受,因为打冰球正是他纾缓压力的方法。「遇上考试,其实很大压力,但一打球,就会忘记了。」至于徐绰希,由于就读国际学校,学习压力相对小,但他指由于从小习惯听教练指导,专注力比较强,认为这种能力对学习也有帮助。

事实上,要培养学生运动员,除了运动员本身的努力外,家长的支持也很重要。Elsie跟任游及徐绰希的母亲倾过,知道两位妈妈为了培育儿子,都花了不少时间、心力和金钱,例如大型赛事之前,两位妈妈会跟其他家长自费租冰场及请教练,甚至让儿子去外地集训,目的都是想儿子有更多练习时间,有更大进步。

其中徐绰希的母亲徐区懿华,本身是直资小学福建中学附属学校的校长,在教育方面更有方法,例如有时她看到儿子因太忙而不想出门练习时,会跟他分析,他这样做,影响的不止自己,还有其他人。「我会跟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运动,都想有成绩,那便须有心理准备要付出。」

至于任游的母亲任太,也遇过儿子小时候因练习太忙,又未尝过比赛的乐趣,于是想放弃冰球,但作为母亲,认为小朋友不可以轻言放弃,要他坚持最少一年,才知道自己是否适合这项运动。「要他想清楚,假如选择放弃,日后就不可以再打冰球,目的是让他学习坚持和选择。」在两位母亲的鼓励和扶持下,任游及徐绰希在国际冰球赛事上开始见到成绩,至于日后能否再创佳绩,就要再看他们的实力和选择了。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